2022年05月27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 > 文化 > 正文

在春水之湄

来源: 发布日期:2022-04-12   打印

  冯敏生

  就在故乡的迎春花、山桃花和油菜花热热闹闹盛开的日子里,我独自漫步于家乡灵宝市朱阳镇弘农涧河长堤。

  “泥融飞燕子,沙暖睡鸳鸯。”此时,春和景明,春意正浓。

  一湾春水静静地依偎在弘农涧河堤坝旁,如同枕着母亲温暖的臂弯宁静熟睡。河水很静,静得似乎看不见水在流动;河水很柔,好像一匹光滑温润的绸缎,在青山翠谷间缓缓地向远方延展;河水很清,如同女子明亮的大眼睛脉脉含情。“春江水暖鸭先知”,几只雪白的鸭子划动着红掌,在水面上快活地游来游去,身后留下一道道水痕。河面上的倒影,五彩斑斓,绚丽多姿,有翠绿的柔柳,有红艳艳的山桃花,有金灿灿的迎春花,还有雪白的棠梨花,你不让我,我不让你,争相分享着明媚的春光。

  堤坝边,一树树垂柳,舒展开鹅黄的嫩芽,修长柔软的枝条,随风摇曳。远远望去,一树树、一排排,如瀑布、如绿伞。一位青涩少年背靠着垂柳,在煦暖的春阳里,面向春水,弹拨着吉他,高唱着春天那动听的歌谣。一对情侣手挽手漫步堤坝,爽朗开心的笑声在春风里荡漾。

  河岸边,一群女子正在洗衣服,她们裸露着胳膊,赤着脚丫,有的索性把白花花的脚丫子伸进柔柔的春水中,亲吻着春水。我的脑海中突然蹦出“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我足”。我想,这一湾春水,要比沧浪之水柔美清澈许多。在春水之湄,浣衣声、谈笑声此起彼伏,仿佛把整个弘农涧河两岸的春天都陶醉了。

  在春水之湄,在晚霞染红的夕阳里,一位娴静的女子坐在水边的一块大青石上,独自享受着静好的春光。春日静美,时光悠闲,春水在她眼帘前流动,她一身纯白色呢裙,纤纤素手,持一本书,沉醉在春日的书香中。她那一头秀发、一个眼神、一个浅笑,如诗、如花、如画,温柔地映在清澈明净的春水里。她时而展卷阅读,时而掩卷沉思,明亮的眸子,凝视着向着远方流动的春水,心里好像吟诵着:“所谓伊人,你是否在水一方?所谓伊人,你是否在水之湄?”

  就在春水之湄,我驻足在故乡春意盎然的画卷中,享受眼前日子的闲适惬意。


( 编辑:wl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