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5月27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 > 文化 > 正文

一本书讲透中国粮食

来源: 发布日期:2022-04-26   打印

余世春

  何弘与尚伟民合著的长篇报告文学《粮食,粮食》,是一部关于粮食的鸿篇巨制,更是一部有深度、有价值、有担当、有温度的优秀作品。

  作品从关注国家粮食安全的立意出发,以不拘一格的文学形式,把关于粮食的历史演进,粮食与政治、经济、社会发展的关系,科技发展对粮食生产的巨大推动作用,粮食核心区建设的辉煌成就等方面讲得清楚透彻,不仅深入浅出地讲清了粮食的“前世今生”,而且也勾勒描摹了粮食的“未来”。

  涉及某一专业领域的文学创作,往往一不注意便会写得艰涩难懂、枯燥乏味,《粮食,粮食》则很好地避开了这一点。全书沿着“吃什么”“吃得上”“吃得饱”“吃得好”的基本脉络,把民族的记忆、历史的文化、个人的体验和时代的印记凝聚其间,融文学性、知识性、趣味性、思想性于一体,在对历史的回望中观照现实,在对现实的阐述中思考未来,既有高度,又有深度,更有温度,填补了河南关于粮食主题文学创作的空白。

  《粮食,粮食》“以情动人”“以事明理”。在《饥荒无情》《一个新中国家庭的粮食记忆》《粮食生产运动》这些篇章中,作者使用感性的语言,一方面引经据典、勾陈数据,通过回望历史引发人们的“饥饿记忆”;另一方面通过一个个鲜活的个例带给读者以强烈的代入感,比如对河南籍作家刘震云的调查体小说《温故一九四二》中1942年与1943年之交那场百年不遇大饥荒的真实记述,比如尚本礼一家人在那个特殊年代特殊遭遇的真实书写,极易引发读者,特别是经历过那个特殊年代的读者的“共情、共鸣”。

  “以事明理”方面,则在《中原奇迹》《粮食的供给侧改革》《种子的力量》《科技之光》等篇章中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作者用理性的叙述、翔实的数据、严密的逻辑阐述了国家一系列惠农利农政策、先进农业科技的广泛应用、农业科技工作者的辛勤奉献带给粮食产业的巨大发展。

  幽默风趣的语言风格,非常“接地气”,使《粮食,粮食》这本书可读、耐读。比如它以“来盘花生米,来壶老白干”这句历史题材电视剧中的常见用语为本章开篇,引出“古人吃什么”的话题,可谓妙趣横生、引人入胜。用商纣王的“酒池肉林”来对比现在老百姓的日常吃喝,生动的文字立马打消了你“穿越”过去当“纣王”的欲望。还有尚本礼夫人祁青芹错把坏红薯倒进猪圈,导致猪“英年早逝”的故事;豫北农民卖猪时担心猪拉屎撒尿导致体重下降“不够等级”的心理描写;尚学民的同学兄弟姐妹抢吃“好卷”时的情景等,都让本来沉重的话题多了一丝温情,颇有点欧·亨利小说“含泪的微笑”效果。同样,在小标题的制作上,作者也是匠心独运,比如以“小麦不小”来说小麦、以“麦哥麦姐”来称呼大麦、以“米弟米妹”来称呼小米,以“芝麻绿豆的事”“土豆这等‘薯辈’”等诙谐的语言讲芝麻、绿豆、土豆、红薯的故事,让整部作品的文风顿时活泼起来。

  以小见大、见微知诸,是《粮食,粮食》的鲜明创作手法。作品立足国家粮食安全这一宏大主题,在具体的表达上,以小“切片”透视大主题,选取河南作为中国的一个“切片”,剖析扛牢国家粮食安全责任的重大时代意义;以小视角反映大变革,选取滑县、延津、淮滨、正阳等特色农业县来反映河南粮食供给侧改革的突出成就,以思念汤圆、三全水饺、白象方便面等食品加工企业来体现河南由“天下粮仓”到“国人厨房”到“世人餐桌”的转型发展,以袁隆平、郑天存、许为钢、程相文等育种家来呈现粮食生产中的“种子的力量”,更以尚本礼、祁青芹、尚学民一个个“小人物”的遭遇来唤起大众关于粮食的记忆……这些以小见大的叙事,让《粮食,粮食》的文学性、趣味性更加凸显。

  作品也体现了作者的情怀,这是建立在作者大量深入的走访调研和对海量知识、史料、数据充分了解的基础之上的。通读全书,你会发现作者隐藏在冷静文字下的悲天悯人情怀和时代担当精神。除了以小人物的生活变迁来反映大的时代变革外,书中对“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的敬畏,对农业科学家和基层农技推广者的敬重,对党和国家一系列重农惠农利农政策由衷的称道,无不流淌在笔端。

  在书写育种家时,作者深情地写道:“风吹、日晒、雨淋,让很多育种家皮肤粗糙、面容沧桑——那不仅仅是时光的印记,还记载着种子的秘密。”在写“飞手”郭永肖时,作者写道:“尤其她攀上面包车顶,手执操控盘不慌不忙、手法娴熟地操作的时候,处变不惊,稳健干练,真有一种大将风度。”字里行间透着浓浓的赞许之情。

  在当下,《粮食,粮食》更具珍贵的时代价值,同时也是文学工作者回应时代召唤、为决胜全面小康、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进行的具体实践和文学承担。


( 编辑:tl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