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7月04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 > 文化 > 正文

昔日桃林县 唐诗留瞬间

来源: 发布日期:2022-06-07   打印
赵节跃

  今灵宝小秦岭以北、黄河以南的部分区域古称桃林。隋开皇十六年(公元596年),置桃林县(县治在今三门峡市城乡一体化示范区老城村),唐天宝元年更名为灵宝,沿用至今。唐朝许多诗人都在这里留下诗篇,记录了它存在的一个个美丽瞬间。

  《尚书·周书·武成》:“王朝步自周,于征伐商……王来自商至于丰。乃偃武修文,归马于华山之阳,放牛于桃林之野。示天下弗服。”周武王灭商后,把军用的牛放养于桃林,表示不再用兵。桃林塞之名,最早见于《左传·文公十三年》:“十三年(公元前614年)春,晋侯使詹嘉处瑕,以守桃林之塞。”瑕,指今灵宝市阳平镇王家岭村北南寨子村,地势险要。人们把这一带称为“桃林塞”,泛指秦函谷关以西至湖县故城之间的函谷古道,以此间谷道两旁及以南衡岭塬、铸鼎原的桃树成林而得名。

  唐开元二十九年(公元741年),陈王府参军田同秀上奏唐玄宗说:他梦见玄元皇帝太上老君在丹凤楼上对他说,著经之地留一桃符,谁能得到它,就能得天下。唐玄宗非常尊崇老子,命人去挖,在函谷关尹喜故宅掘出桃符(有人事先埋好),上面刻有一个“桒”字。众臣解释说,这是古体“桑”字,由四个十、一个八组成,意为玄元皇帝可以保佑陛下稳坐48年天下。上表云:“函谷宝符,潜应年号;先天不违,请于尊号加‘天宝’二字。”唐玄宗信以为真,遂将“开元”年号改为“天宝”,把发现桃符的地方桃林县改为灵宝县。

  一

  崔湜过桃林忆仕途

  崔湜《至桃林塞作》:

  去国未千里,离家已再旬。丹心恒恋阙,白首更辞亲。

  怀璧常贻训,捐金讵得邻。抱冤非忤物,罹谤岂由人。

  不滥辞终辨,无瑕理竟伸。黻还中省旧,符与外台新。

  塞上同迁客,江潭异逐臣。泪垂非属岘,肠断固由秦。

  岁月行遒尽,山川难重陈。始知亭伯去,还是拙谋身。

  崔湜(shí)《至桃林塞作》一诗记录诗人在过桃林塞途中,回忆仕途起伏坎坷的不安心境。阙,指朝廷。怀璧,指因怀才遭嫉而获罪。罹谤,指遭谤责罪。黻,官员礼服。外台,州郡的长官。江潭,指景龙三年(公元709年),崔湜被贬为江州司马。遒,迫近。亭伯,指东汉大臣崔骃在任大将军窦宪主簿时,面对横暴骄恣,屡谏不容,遂愤而辞官。

  崔湜(公元671年—713年),字澄澜,定州安喜(今河北定县)人,唐朝宰相、诗人。崔湜年轻时便以文辞著称,后考中进士,累迁至左补阙,后依附于武三思、上官婉儿,由考功员外郎,累迁中书侍郎、同平章事。因选才过程受贿,出贬江州司马,不久起复为尚书左丞。唐中宗驾崩后,先后依附于韦皇后和太平公主,官至中书令。

  开元元年(公元713年),太平公主与宰相崔湜、窦怀贞、岑羲、萧至忠以及太子少保薛稷等人密谋,欲废玄宗另立皇帝。崔湜还与宫人元氏密谋,要在玄宗用的赤箭粉中下毒。同年七月,唐玄宗欲诛杀萧至忠等人,召崔湜托以腹心。弟弟崔涤嘱咐:“皇帝不管问你什么,都不要隐瞒。”崔湜没有采纳。萧至忠等人被杀后,崔湜也被流放岭南。不久,崔湜密谋进毒之事被查出,被唐玄宗追命赐死,时年43岁。

  韩愈桃林作诗贺晋公

  韩愈(公元768年—824年),字退之,河内河阳(今河南孟州)人。德宗贞元八年(公元792年)登进士第。贞元十九年(公元803年),因言关中旱灾,触怒权臣,被贬为阳山令。宪宗元和元年(公元806年)召拜国子博士。元和十二年(公元817年)随裴度讨淮西吴元济有功,升任刑部侍郎。元和十四年(公元819年),上表谏迎佛骨,贬潮州刺史,后历任国子祭酒、吏部侍郎、京兆尹等职。韩愈倡导古文运动,其散文被列为“唐宋八大家”之首,与柳宗元并称“韩柳”。因朋友曾在陕州、虢州任职,韩愈多次路过这里,并写下不少诗篇。元和十二年七月,韩愈作为行军司马随裴度班师回朝,十二月大军到达灵宝(古桃林县),碰到前来慰劳庆功的朝廷特使,一时间,桃林县城笼罩在欢乐祥和的氛围中。诗人高兴之余,提笔写下《桃林夜贺晋公》:

  西来骑火照山红,夜宿桃林腊月中。

  手把命珪兼相印,一时重叠赏元功。

  诗中写道,朝廷特使不分昼夜从西边的京都赶来,骑手夜行的火把使四周的山峦泛着片片红光,腊月的桃林过节似的热闹。授勋的特使手拿命珪和相印高声宣读圣旨,说朝廷对这次胜利无比喜悦,对裴度大军高度评价又多重嘉奖。命珪是天子赐给诸侯的玉制礼器,又名笏,朝见时拿在手中;相印是指重新任命裴度为宰相,加封晋国公。朝廷这么多的奖赏“重叠”而来,表明皇帝认为平乱胜利是天下第一大功。此诗表面上记录了一个授勋的场面,实际上烘托出朝廷上下的喜悦之情,诗中流露的格调明亮而欢快,这一瞬,让桃林县的欢乐氛围定格成永恒,让千余年后的我们从文字中也感受到那一夜的欢乐祥和。

  耿湋送好友到桃林塞

  耿湋(wéi),字洪源,河东(今属山西)人,唐代诗人,大历十才子之一。宝应元年(公元762年)登进士第,官右拾遗。工诗,与钱起、卢纶、司空曙诸人齐名。《唐才子传》说他“充括图书使来江淮”。充括图书,是替皇家收集遗籍,保存前贤文献,是有学识的文人才能但当的差事。湋诗不深琢削,风格自胜。《送太仆寺李丞赴都到桃林塞》是体现耿湋风格的一首诗:

  远过桃林塞,休年自昔闻。曲河随暮草,重阜接闲云。

  造父为周御,詹嘉守晋军。应多怀古思,落叶又纷纷。

  太仆寺,中国古代朝廷的中央机构之一,秦、汉九卿中有太仆,为掌车马之官。唐代为九寺之一。重阜,高而重叠的山冈。造父,周穆王时的驾车大夫。传说造父在桃林这个地方为周穆王选得好马,并驭八匹好马载周穆王一日千里自中原昆仑丘西王母处返回。造父以此功受封赵城(今山西洪洞),遂为赵氏。詹嘉守晋军,典出《左传·文公十三年》:“晋侯使詹嘉处瑕,以守桃林之塞。”这里以古代两个有功之人,暗喻太仆寺李丞。本诗描述诗人送好朋友到京都路过桃林的情景。对这段逶迤之路诗人早就听说过。今日到来,果然是弯曲的黄河两边长满杂草,层叠的山冈连着远处的云彩。不由就想起古代造父在此地为周穆王选马,詹嘉在此地相守以备秦国来犯的艰辛。这些古代事情应当引起思考,朋友李丞也一定会像他们一样为国家立功。说到这些,纷纷飘落的秋叶搅乱了思绪。

  吴融灵宝西侧津抒怀

  吴融(公元850年—903年),字子华,越州山阴(今绍兴)人。生于混乱、矛盾、黑暗的晚唐后期,他死后三年,盛极一时的大唐也成为历史。吴融是大唐帝国走向灭亡的见证者,留有诗文301篇。他以直切的笔讽刺时政,以清丽的笔写个人情怀,以精巧的笔吟咏事物。吴融离开朝政后,在虢州阌乡(今灵宝西部)居住。他咏山记水,抒怀感世,写有《阌乡寓居十首》等一批诗作。《灵宝县西侧津》记述的就是灵宝县城西北渡口的春季景色:

  碧溪潋潋流残阳,晴沙两两眠鸳鸯。

  柳花无赖苦多暇,蛱蝶有情长自忙。

  千里宦游成底事,每年风景是他乡。

  高歌一曲垂鞭去,尽日无人识楚狂。

  碧溪,绿色的溪流。潋潋,水波流动貌。晴沙,阳光照耀下的沙滩。无赖,无所依赖。苦多暇,以有许多空闲的时间没事干而痛苦。蛱蝶,是蛱蝶科昆虫的总称。宦游,古代士人为谋取一官半职,离开家乡拜谒权贵、广交朋友的旅游。底事,何事,什么事。垂鞭,无力地垂着马鞭,让马自由前进。尽日,终日,整天。楚狂,指楚国的狂人接舆。周昭王时,政令无常,接舆乃披发佯狂不仕,时人谓之楚狂。后此典形容狂士。

  了解吴融之后,就比较容易解读这首诗。诗人站在渡口的制高点,看绿色溪流在夕阳映照下波光潋潋,观沙滩上鸳鸯两两对眠。柳絮随风飘荡,仿佛为无事可干而无聊痛苦,蝴蝶仍然情绪高涨,悠闲自在地飞舞穿梭。想想自己为一官半职千里宦游多年至今一事无成,看到的都是他乡的景色。想到这里,还不如纵情高歌、垂鞭放马,像楚狂人接舆一样自由自在地生活。

  漫漫桃林,往事成诗,诗成往事。昔日的桃林古县城,在千年的时光流转后,早已发展成时尚、便利的现代化城市,但刻印在历史深处的古朴与诗意,却被诗人用隽永的诗句永远地留存了下来。


( 编辑:tl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