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7月04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 > 文化 > 正文

逍遥天地间的河上公

来源: 发布日期:2022-06-14   打印

本报记者 许爱珍

  位于三门峡市天鹅湖国家城市湿地公园内的迎祥阁上大书“河上仙居”四字 本报记者 卢姣姣 摄

  位于三门峡市天鹅湖国家城市湿地公园内的河上公雕塑

  本报记者 卢姣姣 摄

  在陕州城西南,有一条从塬上延伸的山岭,伸向黄河,被称为“虢山”。公元前399年,陕州发生了一次特大灾害,“虢山崩,壅河”,突如其来的泥沙、石块滚流而下,毁坏岸道,堵塞黄河,逼河水倒流数十里。虢山崩后,在青龙涧与苍龙涧两河口之间形成的一块岛状台地,后人称“虢山岛”,因其状如鸡足,故又名“鸡足岛”。汉朝初年,有位被称为“河上公”的人,就住在鸡足岛上。

  河上公亦称“河上丈人”“河上真人”,是齐地琅琊(今山东东南部)一带方士、黄老哲学的集大成者和方仙道的开山祖师。晋人葛洪整理而成的《神仙传·河上公》载:“河上公者,莫知其姓名也。”虽然河上公的姓名、生地无人能知,但其为老子作注的《河上公章句》成书最早,流传广、影响大,其本人也受到历代文人墨客的推崇,唐玄宗李隆基、张说、张九龄等人纷纷为其写下名篇佳作,流传至今。

  河上公为《道德经》作“章句”

  据史料记载,秦末汉初,黄河水患,从上游漂下一人,鹤发童颜,只骑一浮梁,至鸡足岛处得救。劫后余生的他,自此便结庐寓居岛上。因从河上漂流而至,故自号“河上公”。此人一面设馆授徒、一面劈竹著简,潜心研读注释《道德经》,历经数年,完成了我国历史上最早的《道德经》注解本——《河上公章句》。

  《河上公章句》亦称《老子河上公章句》,被认为是现存最古老、最完整的《老子》注本,是后世《道德经》的源头,也是历史上唯一注解《老子》而不知真实姓名的名家。被现在的研究者们广泛引用的王弼《道德经注》,基本就是从《河上公章句》传承而来。

  《河上公章句》注《老子》,重在解释老子意旨,说理透彻,平铺直叙,语言朴实流畅,平易近人,在诸多道典中又是一种风格。该书解释了天道与人事相通,治国与治身相同,二者皆本于清虚无为的自然之道,人们概括此书旨要为“言治国治身之要”。治身与治国的双重性是其要义之一,这种把治国和养身结合在一起讲解的内容,很符合当时统治者治理国家与追求长生的需求,因此得以广泛流传。

  汉文帝尊河上公

  汉朝初期,由于长期战乱,经济萧条,百废待兴,所以社会风气崇尚黄老之学,实行休养生息。河上公作为黄老哲学的集大成者,与汉文帝还有一段渊源。

  葛洪的《神仙传·河上公》中记载,汉文帝在一次出巡时,行至鸡足岛附近的一个村庄,看见岛上的草庵前静坐一老翁,隐约听到老翁背诵的是《道德经》,汉文帝一打听,才知道这里住着位讲解《道德经》的高人,于是他格外高兴,整好衣冠,亲自向河上公求教。汉文帝讲了国家的情况和面临的诸多社会问题后,请教治国安民之道。老翁便告诉他,国家经过秦末长期的战乱,老百姓生产还没有安定下来,生活依然十分艰辛,要“休养生息,以道治国”,还要“施教于民”,并向他作了详细解释和说明。汉文帝听后,茅塞顿开,非常高兴,便说“回去一定照办”,并说“仙翁教诲,价值千金”,接着连拜十拜。传说,老翁把《道德经河上公章句》二卷授给汉文帝,汉文帝拜受经书,抬头再看,只见云雾蒸腾,天地一片迷茫,老翁已经不见了,汉文帝这才领悟到,这是仙翁下凡,专门来指点自己的。故事中的老翁就是河上公。

  汉文帝执政23年来,仁孝敦厚,节俭纯朴,宽容平和,继承和发展了汉初确立的“休养生息,无为而治”的基本国策,同时奉行“与时迁移,应物变化”的发展理念,充分发挥官吏与百姓的能动性,极大激发了社会的活力。汉景帝继位后,继续奉行“与民休息”政策,发展生产,轻徭薄赋。史家赞颂这一时期为“文景之治”,为“汉武盛世”奠定了坚实基础。

  唐玄宗写《经河上公庙》

  历史上,为了纪念河上公赠书,人们在鸡足岛上修筑望仙台,后人还在此建河上公庙。陕州人把汉文帝停车立马、受书十拜的那个村名,改为“十拜村”,现在叫“新桥村”。唐宋诸多诗人骚客,多游于此。

  唐玄宗李隆基在位期间,开创了唐朝乃至中国历史上最为鼎盛的时期,史称“开元盛世”。唐玄宗经过此地,写了《经河上公庙》一诗。其诗如下:

  昔闻有耆叟,河上独遗荣。

  迹与尘嚣隔,心将道德并。

  讵以天地累,宁为宠辱惊。

  矫然翔寥廓,如何屈坚贞。

  玄玄妙门启,肃肃祠宇清。

  冥漠无先后,那能纪姓名。

  “耆叟”,年老的男人,诗中指河上公,“河上独遗荣”也是对其的准确定位。“玄玄妙门启”将河上公与《道德经》结合了起来,呼应了《道德经》中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意思是,河上公打开了深远奥秘的大门,而这样一位伟大的人,却如此虚无缥缈地存在,以至于“那能纪姓名”。

  历代文人诗咏河上公

  河上公是黄老哲学、道家思想的集大成者。作为东方沿海一带著名的方士,河上公与学生安期生将黄老哲学与燕齐之地神仙学说相结合,开创了方仙道文化,为道教的诞生在思想体系上奠定了基础,受到历代文人墨客的推崇。唐玄宗时期的宰相张说有一首《河上公》,其诗如下:

  尊师厌尘去,精魄知何明。

  形气不复生,弟子空伤情。

  济北神如在,淮南药未成。

  共期终莫遂,寥落两无成。

  “济北神”即济神,为济水之神,是中国民间信仰之一,亦为秦代列入国家祀典的自然神。“淮南”指淮南王刘安,汉高祖刘邦之孙。《太平广记》载:“八公遂授《玉丹经》三十六卷,药成,未及服。”这首诗引用了淮南王一心求道,得遇八公登仙界的典故,借指河上公弃尘世而去,没有留下任何姓名,只留下后世弟子空悲伤。该诗引经据典,借仙道之事类比河上公的传说,抒发了诗人的感慨之情。

  唐代诗人张九龄有《奉和圣制经河上公庙》:

  昔者河边叟,谁知隐与仙。

  姓名终不识,章句此空传。

  迹为坐忘晦,言犹强著诠。

  精灵竟何所,祠宇独依然。

  道在纡宸眷,风行动睿篇。

  从兹化天下,清净复何先。

  这首诗的意思是,昔日那个河边的老人,他的隐逸和仙力究竟谁知道呢?而这个人的姓名终归谁也不知道,只有《河上公章句》传播开来了。他的魂灵不知道在哪里,只留下河上公庙依然在此。他解释的《道德经》受到帝王的赏识,被广泛流行,以至于化育了天下百姓。

  唐代诗人苏颋,字廷硕,京兆武功(今陕西省武功县)人,唐朝宰相、政治家、文学家。与宰相燕国公张说齐名,并称“燕许大手笔”。苏颋有《奉和圣制经河上公庙应制》,其诗如下:

  河流无日夜,河上有神仙。

  辇路曾经此,坛场即宛然。

  下疑成洞穴,高若在空烟。

  善物遗方外,和光绕道边。

  事因周史得,言与汉王传。

  喜属膺期圣,邦家业又玄。

  这首诗是说,河流日夜流淌,不曾停歇,这条河上有个人叫河上公。皇帝的车驾曾经过这里,举行祭祀大典的坛场也依然在。河上公因周朝的史官——老子的《道德经》而著名,他将治国之要传授给了汉文帝。由此诗句,也足以见得河上公的地位和对后世的影响。

  唐代诗人吴筠有《高士咏·河上公》,其诗如下:

  邈邈河上叟,无名契虚冲。

  灵关畅玄旨,万乘趋道风。

  宠辱不可累,飘然在云空。

  独与造化友,谁能测无穷?

  在这首诗中,吴筠对河上公的赞许有二:一是自河上公注释《道德经》后,深奥妙玄的《道德经》向人们打开关门;二是自有了河上公的释义,就连万圣至尊的皇帝也纷纷效仿仙风道骨“灵关畅玄旨,万乘趋道风”。

  明代皇甫汸在《从子约弟借河上公道德经注披味》一诗中,有这样一句:“言从关令初成帙,道自河公久弃筌。”对河上公释义《道德经》作了很高的评价。在他看来,有了函谷关关令尹喜,老子才在函谷关写出了道德经;有了河上公的释义,人们从迷茫混沌中走出。

  唐末五代天台山道士王松年的《仙苑编珠》中有《天台山怀古六首》,其一便为《河上真人丈人公》:

  天台顽石念真经,琅琊古柏颂黄庭。

  仙人坐痕依稀辩,犹忆丈人河上公。

  这首诗的意思是,天台山上的“仙人”(指河上公)打坐的痕迹依然依稀可辨,看到这个痕迹,就想起了河上公这个人。足以见得河上公在后人心中的地位了。

  日照市天台山留有一副对联:“师承黄老注道德真经四海未知隐士大名,授徒安期悟不死神功天台永驻真人仙踪”,这也可看作是后人对河上公一生的总结吧。

  千百年来,老子“无为而治”的思想被不断阐发出新的含义,而河上公对《道德经》最初的解释,也成了世人解读《道德经》的关键参考。三门峡的许多地方都散发着浓浓的文化气息,我们脚下的土地文化意蕴丰富,还有很多散落在古诗词中,等待着我们不断去探索、挖掘。


( 编辑:wl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