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7月04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 > 文化 > 正文

河上亭中诗意浓

来源: 发布日期:2022-06-21   打印

本报记者 卢姣姣

  在三门峡,仲夏的黄河是一道极美的风景。

  阳光下,宽阔的河面波光粼粼。沿着河畔的公路或栈道慢慢走,风,清新湿润;水,清澈温柔。从清晨到日暮,在浓荫密林中或似锦花海里观赏黄河,总令人忍不住思接千载:1000多年前的这里,也会有人默然伫立,遥望这汤汤大河吗?这里的波浪、草木、鸟鸣、花香也会如此时此刻般,牵动古人的情思和心肠吗?

  答案无疑是确定的。

  “亭亭河上亭,鱼踯水禽鸣。九曲何时尽,千峰今日清。”

  “岸拥洪流急,亭开清兴长。当轩河草晚,入坐水风凉。”

  “洪河何处望,一境在孤烟。极野如蓝日,长波似镜年。”

  ……

  从这些遗落在黄河岸边的清新诗句中,我们窥到了古人的一二心怀,也记住了一个美丽的名字——河上亭。

  在《诗经》的《国风·郑风·清人》中有云:“二矛重英,河上乎翱翔。”“河上”特指黄河边。唐宋时期,在流经三门峡的黄河岸边,有一座河上亭,唐朝诗人姚合、李频、姚鹄等纷纷在此题诗,留下千古名句。

  一

  姚合浓浓家乡情

  姚合,唐代杰出诗人,字大凝,陕州人,元和十一年(公元816年)登进士第,授武功主簿。历任监察御史,金、杭二州刺史、刑部郎中、给事中等职,终秘书少监,死后被朝廷追赠为礼部尚书。

  姚合曾经屡考不中,还作《下第》一诗,表达自己无颜回乡见父老邻里的羞窘心理:“枉为乡里举,射鹄艺浑疏。归路羞人问,春城赁舍居。闭门辞杂客,开箧读生书。以此投知己,还因胜自余。”姚合进士及第二年后,被授予陕西武功县主簿一职。在武功县,他整整待了三年,“主印三年坐,山居百事休”,也因为这段经历,他被世人称为“姚武功”,其诗派被称为“武功体”。

  姚合诗名很盛,交游甚广。他与贾岛友善,诗亦相近,被后人称为“姚贾”。他与刘禹锡、李绅、张籍等都有往来唱酬,其诗曾为南宋“永嘉四灵”及江湖派诗人所师法,今传《姚少监诗集》10卷。

  姚合擅长五律,善于摹写自然景物及萧条官况,时有佳句。作为一名三门峡人,家乡的四时风光,黄河岸边的美景,必定时常触动他的心怀,化作他笔下清新隽永的诗句。这些诗句中,在三门峡地区流传最广的就是这首《题河上亭》:

  亭亭河上亭,鱼踯水禽鸣。九曲何时尽,千峰今日清。

  晨光秋更远,暑气夏常轻。杯里移樯影,琴中有浪声。

  岸莎连砌静,渔火入窗明。来此多沈醉,神高无宿酲。

  这是一首五言排律,风格幽折清峭,描述了诗人在黄河岸边的所见、所听、所思、所叹,情景交融,清新雅致。

  首句“亭亭河上亭,鱼踯水禽鸣”既点明了吟咏的主题“河上亭”,又说清了所处位置,为全诗设置了一个支点,徐徐铺开一幅清丽的黄河画卷:站在亭亭耸立的亭中俯瞰,只见近处水鸟翩飞,不时发出悦耳鸣啼,鱼儿在清澈的河水中自在游弋。而视线再远一点,便是“九曲何时尽,千峰今日清”,九曲黄河看不到尽头,远处重叠的峰峦在明媚的天空下清晰可见……原来,千年前的黄河三门峡与今日的黄河三门峡竟别无二致,穿越时空重叠出的,是一幅天人合一的生态和谐画卷。

  “晨光秋更远,暑气夏常轻”在诗人的眼里,作为家乡的三门峡,连秋天的晨光都更为清澈明远,夏季的暑气也比别处更轻——这与杜甫的“月是故乡明”多少有了些异曲同工之妙。

  坐于亭中,酒杯里倒映着河面帆船的桅影,琴声里和着隐隐的浪花声。天色渐渐向晚,河岸边绵延生长的莎草茂密而安静,河面上的点点渔火映亮了小窗……

  眼前景如画,最终画成诗。姚合在这里待到日暮夜黑,美酒与美景一起陶醉了他的身心——

  “来此多沈醉,神高无宿酲”。

  这首诗用丰富的表现手法、清新生动的笔触,描绘了诗人在河上亭看到的绝佳风景,写景是为抒情,作者不遗余力地赞美眼前的美景,从很大意义上说,是为了抒发他热爱生活、热爱家乡的强烈感情。

  姚合晚年编了本诗集,取名《极玄集》。“玄”源自老子在三门峡灵宝函谷关所著的《道德经》中“玄之又玄,众妙之门”一语,从这一点,似乎也能看出姚合身为三门峡人的家乡情怀。

  在三门峡,姚合还与著名诗人李商隐有过一段故事。

  《唐才子传》中载:“开成间,李商隐尉弘农,以活囚忤观察使孙简,将罢去,会合来代简,一见大喜,以风雅之契,即谕使还官,人雅服其义。”

  李商隐任弘农县尉时,得罪了时任陕虢观察使的上司孙简,便想辞官一走了之。正巧姚合接替了孙简,听说此事后,就立刻把李商隐叫了回来,一时被传为佳话。

  二

  李频亭中排忧思

  李频(公元818年—876年),字德新,唐寿昌长汀源(今浙江建德李家镇)人,唐代诗人。李频幼读诗书,博闻强记,著有《梨岳集》一卷,附录一卷。

  在李频的人生中,对他影响较大的诗人是姚合。李频年轻时,姚合是当时诗坛炙手可热的人物。为此,李频不远千里,将自己创作的诗篇送至姚合门下,希望得到他的提携。姚合看后,认为李频是一位人才,还将自己的女儿嫁给他。为官后,李频整顿吏治,开仓赈济,修渠灌田,实施多种利民举措。但由于当时政局混乱,李频的内心也常常面临各种苦闷,只能以结交好友为乐趣,彼此赠诗,互相唱和,排遣内心的无奈。在三门峡,他曾写下一首《陕州题河上亭》:

  岸拥洪流急,亭开清兴长。当轩河草晚,入坐水风凉。

  独鸟惊来客,孤云触去樯。秋声和远雨,暮色带微阳。

  浪静澄窗影,沙明发簟光。逍遥每尽日,谁识爱沧浪。

  这也是一首五言排律,从风格上来讲,与姚合的《题河上亭》一脉相承,但又有不同。

  首句“岸拥洪流急,亭开清兴长”从河岸怀拥黄河急湍的水流,与坐于河上亭中生发出的悠长清雅兴致作对比,一动一静,一具象一抽象,作为开篇,十分讲究。“当轩河草晚,入坐水风凉”,水平高超的诗人常常用最简单的字句描摹出最生动的画面,念及此句,仿若坐于岸边亭中,河草萋萋,暮色向晚,水风扑面,皮肤微凉。然而,心境不同的人眼中的景色也是不同的。姚合写河上亭时,心境平和,眼中风景也令人沉醉,而李频呢?“独鸟惊来客,孤云触去樯。秋声和远雨,暮色带微阳。”也许,此时的他心中有一丝丝的孤独与凄凉,他触景生情,移情于物,仿若杜甫“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之句。我们无从推测此时的李频因何而愁,但这个秋日的傍晚,他在河上亭写诗时的心境与自己的岳父姚合终有不同,“独鸟”“孤云”“秋声”“远雨”无不泄露了诗人身在他乡为异“客”的淡淡愁绪。

  “浪静澄窗影,沙明发簟光。逍遥每尽日,谁识爱沧浪。”

  “沧浪”一词出自先秦的《沧浪歌》:“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我足。”后常被用来指代归隐。面对如此美景,诗人胸中纵有愁绪苦闷,大概也会被黄河的浪花带走吧!且看这平静的河面上倒映着小轩窗的影子,岸沙微微闪着光,不如逍遥尽日,做个归隐之士。本诗在最后两句,由景及情,升华主题,抛开愁思,放开心胸,表达了诗人豁达淡然的人生态度。

  姚鹄和诗姚“从翁”

  姚鹄(生卒年不详),蜀中(四川中部)人,唐代诗人,公元843年,经宰相李德裕推荐,进士及第,咸通十一年(公元870年),官至江南东道台州刺史。姚鹄工诗善文,元代人辛文房谓姚鹄“吏材文价,俱不甚超”,留诗词共37首。在三门峡黄河岸边的河上亭,姚鹄曾作《奉和秘监从翁夏日陕州河亭晚望》一诗:

  洪河何处望,一境在孤烟。极野如蓝日,长波似镜年。

  卷帘花影里,倚槛鹤巢边。霞焰侵旌旆,滩声杂管弦。

  钟微来叠岫,帆远落遥天。过客多相指,应疑会水仙。

  这同样是一首五律。“奉和”是指作诗词与别人相唱和,在古代,文人墨客间常有唱和之作。这首诗是姚鹄为“秘监”的唱和之作,那么,这位秘监是谁呢?

  《唐诗汇评》载:“姚鹄,生卒年不详,字居云,蜀(今四川)人。开成中,游陕州,揭姚合,呼为从翁。”

  从公元823年开始,三门峡人姚合历任年县(治今陕西省西安市区)尉、富平县(治今陕西省富平县境)尉、监察御史、金州(治今陕西省安康市境)刺史、刑部郎中、户部郎中、杭州(治今浙江省杭州市)刺史、陕虢(治今河南省三门峡市)观察使兼御史中丞、秘书监等。“揭姚合”之“揭”应为“谒”,意为拜访。“从翁”意为叔父。“开成”是唐文宗的年号,从公元836年到公元840年,由此可推出,姚鹄在约公元838年时游至陕州,拜访时为秘书监的姚合,并称其为叔父。姚合是陕州人,与来自蜀中的姚鹄应当并无直接亲戚关系,但既然都姓姚,是否远亲已无可考证。总之,在陕州,姚鹄认了姚合这位叔父,并随他一起到河上亭晚望作诗。

  由此我们是否可以大胆推断,在1000多年前某个夏末秋初的傍晚,已至暮年的秘书监姚合携着一群文人墨客畅游黄河岸边,并登上河上亭,面对黄河美景,大家诗酒相酬。这些人中,有他的女婿李频,还有蜀中远道而来的“侄儿”姚鹄。

  三人兴之所至,以河上亭为题,各写一首五律。

  横看成岭侧成峰,面对相同的风景,三人视角不同、心绪不同,笔下的诗也各有千秋。

  此时的姚合,身居高位却步入暮年,于是他笔下的河上亭晚望便平和清宁,犹如人生至暮,透彻淡然;而当时的李频犹值青年,心中有对未来的期许又有因不确定而产生的迷惘,所以诗中便交织着些许多愁善感和自我安慰;但在远道而来的姚鹄看来,一切都是新鲜的,新鲜就意味着一切可能:长河落日,孤烟极野,天地辽阔,鸟鹤任飞。霞光如火,帆远天遥,管弦嘈嘈,盛景繁华。此刻,在姚鹄的眼中,日色虽暮却如朝阳,他心中的火焰,让自己蓬勃成这黄河岸边最闪耀的存在——“过客多相指,应疑会水仙”,自比水中仙人相会,引来众人瞩目,年轻的姚鹄在诗中抒发着自信、昂扬、向上的热烈情怀。

  千年时光倏忽而过,曾经承载过诗人喜怒哀乐的那座亭子今已难觅旧痕,好在诗书传世,遗墨长青,诗人们在河上亭中写下的经典诗句,将与汤汤大河一起,在这片土地上亘古流淌。


( 编辑:tl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