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8月11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 > 文化 > 正文

寇准四诗书河上

来源: 发布日期:2022-06-28   打印
本报记者 卢姣姣

  在流经三门峡的黄河岸边,曾有一座河上亭。唐宋时期,文人墨客在此登亭远望,饮酒赋诗,留下诸多佳篇。除了唐朝的姚合、李频、姚鹄等,北宋时期的名相寇准也在此留下名作《书河上亭壁》四首。

  寇准(公元961年—公元1023年),字平仲,华州下邽(今陕西渭南)人,北宋政治家﹑诗人。太平兴国五年(公元980年)登进士第,他为人刚直,因多次直谏,渐被宋太宗重用,32岁时拜枢密副使,旋即升任参知政事。宋真宗即位后,他先后在工部、刑部、兵部任职,又任三司使。景德元年(公元1004年),他与参知政事毕士安一同出任宰相(同平章事)。当年冬天,契丹(辽国)南下犯宋,包围了澶州等河北地区,朝野震惊;寇准反对南迁,力主真宗亲征,从而稳定了军心,后宋辽双方订立“澶渊之盟”。景德三年(公元1006年),因王钦若等人排挤,寇准辞去相位。罢相之后的寇准来到陕州(今河南三门峡)任职。

  寇准自幼聪慧,七岁时随父登华山就作出《咏华山》一诗。他的五律诗情思凄婉,富有贾岛诗风;他的七言绝句意新语工,情景交融,清丽深婉。清代纪晓岚在《四库全书总目》中评价其诗“卓有晚唐之风致”,他与白居易、张仁愿并称渭南“三贤”,有《寇忠愍诗集》三卷传世。

  寇准在陕州一共待了13年,其间,他写下著名的《书河上亭壁》组诗。

  此诗前有小序:“予顷从穰下移莅河阳,洎出中书,复领分陕。惟兹二镇,俯接洛都,皆山河襟带之地也。每凭高极望,思以诗句状其物景,久而方成四绝句,书于河上亭壁。”

  “穰下移莅河阳”,是指诗人由参知政事之职,于至道二年(公元996年)罢知邓州(即“穰”,治所在今河南邓县),咸平初徙河阳(治所在今河南孟县西南)。“分陕”是用典,指周召二公分陕而治之事。诗人于景德二年(公元1005年)官中书侍郎,翌年罢为刑部尚书,知陕州(治所在今河南三门峡陕州区),正是周、召分陕之地,因而称“洎出中书,复领分陕”。由此可知,这一组题在河上亭壁上的绝句,是作者在景德初至景德三年或稍后所作,“久而方成”,表明此诗并非一日之功,而是精思沉淀之作。

  《书河上亭壁》由四首七言绝句组成,春夏秋冬各成一首。

  第一首写春:堤草惹烟连野绿,岸花经雨压枝红。年来多病辜春醉,惆怅河桥酒旆风。

  首二句写诗人站在河边远望所见。长长的黄河堤上,绿草如烟,连绵无际,与广袤的田野相汇交接。一场春雨过后,岸边的花儿愈发红艳,红艳艳的一片,压弯了枝头。“堤草惹烟”对“岸花经雨”,一个“惹”字用拟人的手法,将岸边的春天写得气韵灵动。“烟”本是郁郁葱葱的草木在阳光下的一种迷蒙视觉,譬如李白“平林漠漠烟如织”,而一个“惹”字与“红杏尚书”宋祁之句“红杏枝头春意闹”的“闹”字有了异曲同工之妙,使堤草有了脾气、性格、意趣,堤草的葱郁撩惹起诗人的情思,而诗人又把这一份撩人的情思赋予了堤草。“连野绿”对“压枝红”,古人写诗讲究对仗,首两句工整不失情趣,可见作者水平之高超。

  后两句由景及人。春光令人沉醉,可惜的是,“年来多病”辜负了春光。“年来”指近年以来或一年以来,联想此时的作者刚刚被贬,心情抑郁,自然身体也不会舒坦,连开怀畅饮也不能够,于是只能站在河边,惆怅地看着桥上的酒旗飞扬。景虽美,但因为身体和心情的原因,连景色也染上了些许春愁。

  第二首写夏:蝉鸣日正树阴浓,避暑行吟独杖筇。却爱野云无定处,水边容易耸奇峰。

  首句依然写景,“蝉鸣”“日正”“树阴浓”七个字将一幅夏日炎炎的经典画面呈现了出来。灼人的酷暑加上急促的蝉叫声,烘衬出一种躁人的氛围。然而正因为酷暑难耐,才有了接下来的“避暑”之句。虽是在这样酷热的日子里,诗人却表现得镇静有节,手执竹杖,独自行吟,与苏轼“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诗意相通。诗人独杖行吟中,忽然抬头望见天上的白云,“却爱野云无定处,水边容易耸奇峰”那飘浮不定的野云,使诗人不禁想起了自己,因为刚正不阿,所以数度被贬,到处流落,可他并不自怨自艾,而是用“最爱”二字,表达了一种积极乐观的态度。抬头看云,低头看水,那清澈宁静的黄河水中倒映着野云的影子,岸边孤峭的奇峰也倒映在水中。越是被人遗忘的地方,越容易生长出奇俊不凡的事物,所谓孤独成就伟大,寇准这首七绝由景及人,穿越春的惆怅,上升到人生的另一种境界。

  第三首写秋:岸阔樯稀波渺茫,独凭危槛思何长。萧萧远树疏林外,一半秋山带夕阳。

  秋日的傍晚,诗人独自登亭,凭高俯瞰。展眼望去,只见秋日大河滔滔,河岸宽阔,河中船只稀少,显得河面愈发烟波浩渺。诗人遥望河面,思绪悠悠。面对秋日的黄昏之景,诗人想到了什么呢?他没有明说,只用“思何长”一带而过,给人留下了无穷回味。人们常说“伤春悲秋”,寇准这一组诗中似乎也有这样的意味,因辜负了春醉而惆怅,因落木萧萧而悲伤。只是诗人的悲伤并不明显,或者说,他虽心有戚戚,却未必伤怀——看后两句诗即可明晓:“萧萧远树疏林外,一半秋山带夕阳”,诗句意向大气,诗中有画而意蕴无穷。大河晚景最为壮观,尤其是不免萧瑟的秋季,虽然日色迟暮,风吹叶落,然而那一半秋山在夕阳中仍旧熠熠生辉,苍凉却壮观。此句着一“带”字而境界全出,这种拟人用法,不仅赋予了秋山强大的生命力,也使常景变成了奇景,简洁有力,余韵袅袅,体现了诗人的开阔胸怀。

  第四首写冬:暮天寥落冻云垂,一望危亭欲下迟。临水数村谁画得,浅山寒雪未销时。

  雪后傍晚,暮色沉沉,冬日的天空寥落清冷,几片沉沉的云像被凝冻后垂挂在天幕上。诗人推想,天上的云该不是望见了河上亭高耸欲飞的气势,而迟迟不肯下来吧?这里用“冻云垂”,画面感极强,夏天时曾在这里看到的漂浮不定的白云如今被冻结在天空,可这云却并不甘心被定格,而是“欲下”,只因黄河岸边这座亭子高耸凌云,才欲下又“迟”。诗人用拟人手法,让这片云有了意念活动。诗为心声,联系寇准被贬的处境可以推想,也许诗人是把这朵云当成了自己,被贬在外“野云无定”,想要回归顾虑重重“欲下迟”……

  从另外一个角度,也可推知,在北宋时期,三门峡的这座河上亭是非常高耸的。

  接着,诗人的视线由远及近,由天上来到地下,落到依山傍水的几个村落。“临水数村谁画得,浅山寒雪未销时”,雪后山村,犹如一幅山水画卷。“浅山”的直接意思是说,因寒雪未消,覆盖山峦,故而原本苍黛的山在视觉上颜色变浅了;而若联系前句,再进行深品,则是说,画这幅“黄河岸边雪村图”时,画山要用浅墨,淡痕勾勒,寥寥数笔,写意留白而意蕴无穷。只是,不知何人才画得出这样绝妙的图卷呢?这一刻,诗人眼中的景成画,画又成诗,留给读者的,是一首隽永清远的绝妙诗作,一幅简洁写意的浅山寒雪图。

  人称“寇莱公诗,情思融远”(《温公续诗话》)。“融”者,简淡也;“远” 者,清远、高远也。寇准用四首诗写尽黄河岸边的春夏秋冬,由景及情,情思融远,写的是四时变换的风景,更是四季般变幻莫测的人生。


( 编辑:tl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