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8月11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 > 文化 > 正文

东明访古

来源: 发布日期:2022-06-28   打印

杨春梅

  卢氏是全国少有的“双千年”古县(两千年县名未变、两千年城址未移),原名城郊乡的东明镇便能很好地诠释这个称号的内涵。

  东明镇现有段家窑遗址、石岭头遗址、涧北遗址3处省级文物保护单位。此处重点说一说段家窑遗址,它位于河西村的丘陵之上,面积约16万平方米,曾出土过许多人类早期使用的原始石器。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第一研究室主任李占扬教授实地考察后认为,这是目前较为罕见的距今1万多年以前的旧石器时代人类遗址,对探寻人类早期的生产、生活状况具有重要的研究和参考价值。这些遗址贯通新旧石器时代直至夏朝,分属仰韶文化、龙山文化等,绵延四五千年之久,成为卢氏跻身河洛文明重要发祥地的有力证据。

  东明镇还出过不少名人,其中最为人们熟知的当数张士贵和牛金星。因为评书与影视的影响,这两个在《薛仁贵征东》和《李自成》中占有重要分量的角色,在人们的脑海中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只是这种印象几乎全是负面的。不过,只要认真翻检正史就会发现,官至虢国公的张士贵是提携了而不是陷害了薛仁贵,而且他还为唐初的安定和统一立下了大功;牛金星“少刑杀、赈饥民、收人心”的建议也曾为李闯王义军的发展壮大起了很大作用。据史料记载,张士贵的祖茔在段家村九龙山,只是现在已湮没在荒烟蔓草之中,几乎找不到什么痕迹了。

  东明镇东坪村的峡谷中有一条柳关驿道,是古代北出卢氏的唯一路径。在驿道距县城约10里处有一个接官亭,彼时但凡有官员来卢氏视察或上任,县官和乡贤都要到此恭候迎接。接官亭究竟见证了多少官员进出卢氏,如今已不得而知,只是这些人的名字早已如接官亭一样,变成了荒草中的一堆砾石,失去了往日的煊赫与威风。在离接官亭不远的山崖壁上,有一处清代的摩崖石刻,刻的是“诗情画意”四个大字。时人为何有此举动,现在已没人能说得清楚,也许是为“接官”营造一些气氛吧。不过也客观描述了山里的优美风光,与周围环境自然相融。

  抗战时期,为躲避日寇的战火,河南省立师范学校(今洛阳师范学院)于1938年11月迁至东明镇涧北村,开始了长达7年的“西迁办学”。“洛师”西迁,除了把卢氏包括豫西的教育事业推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外,还在莘川大地播下了燎原的革命火种。1938年的卢氏县,还没有建立起党的组织。“洛师”迁卢后,在学校党支部的努力下,卢氏的党组织得以恢复和发展。1939年9月正式建立中共卢氏县委时,6名成员中“洛师”学生就有一半。涧北村如今已建成“洛阳师范抗战时期办学旧址纪念馆”,为那段苦难历史作了深沉铭记。

  说到当下,值得一提的当数卢氏县核桃文化博物馆。从张骞通西域带回核桃算起,核桃的历史几乎和卢氏县的历史一样长。经过这些年的大力发展,卢氏核桃的种植面积已超过100万亩,成了全国名副其实的核桃大县。这个专题博物馆,就建在东明镇当家山面积1200多亩的核桃基地里。馆外满山的核桃树茁壮茂盛,像一个个挺拔威武的哨兵;馆内则把核桃的发展历程、文化内涵、产业现状等介绍得清清楚楚,像设置了一堂专门的科普课……相信博物馆的多重价值属性定能使它成为人们的关注对象,在未来卢氏发展史上占一席之地。

  昨天已成历史,今天才是恩赐。东明之“古”,先辈们已经创造,而我们无疑也正在创造着。若多年后,后人访古时还能记着我们的些许贡献,那么就可以骄傲地说:“我们没有辜负这火热的青春、伟大的时代!”


( 编辑:tl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