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8月11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 > 文化 > 正文

千古悠悠太阳渡

来源: 发布日期:2022-07-12   打印

 本报记者 刘玮

  曾经的太阳桥已经消失在历史长河中,如今在太阳渡不远处,三门峡黄河公铁两用特大桥横跨两岸,蔚为壮观。 本报记者 杜杰 摄

  太阳渡位于今三门峡市陕州公园一号码头附近,其对岸是山西省运城市平陆县,是连接晋豫的古渡之一。现在的太阳渡在古代名叫茅津渡(现在的茅津渡古代为沙涧渡),大约形成于春秋时期。当时在北岸有茅城,因此得名,又名陕津。

  公元前655年,晋献公假道于虞,伐灭虢国,即由此过河。公元前627年,秦晋崤之战,晋出奇兵从此过河,以逸待劳,败秦于崤山……

  汉代在黄河北岸设大阳县,南北朝时北周在黄河北岸设大阳关,以此守津,故此处又称大阳渡,俗称太阳渡(太,即“大”意)。此渡口在清道光时被冲毁。

  悠悠古渡,千百年来见证着历史的风云变幻,大量王侯将相、文人墨客在此留下足迹和佳作。

  唐太宗黄河造浮桥

  在汉唐时期,黄河已成为东西运输要道。三门峡是船只过往的一个险要关口,太阳渡自然就成了一个船舶停靠、客居货栈的大码头。而且,两岸的物资交易也多在此进行,唐太宗李世民就曾亲临陕州并派人在此建造黄河浮桥。

  《新唐书·太宗本纪》载:贞观十一年(637年)九月初六,黄河泛滥,冲坏了陕州河北县(今平陆),冲毁了河阳的中潭,太宗亲临白司马坂察看,赐给黄河附近水灾户粮食布匹。十一月十一日太宗去怀州。十五日,到济源的麦山打猎。二十六日,去洛阳宫。

  据《元和郡县志》“陕州陕县”条:“大阳桥长七十六丈,广二丈,架黄河为之。在县东北三里。贞观十一年(637年)太宗东巡遣武侯将军丘行恭营建。”

  综合有关史料,唐贞观十一年(637年)二月,唐太宗东巡洛阳宫,遣武侯将军丘行恭在陕州城西南1.5公里黄河大阳渡处,以舟为梁,造浮桥一座,桥长223.64米,宽5.88米,置水手200人(含木工10人)管理。称大阳桥(又称太阳桥),沟通黄河两岸,盛况空前。

  《旧唐书·太宗纪》载:贞观十二年(638年),“次陕州,自新桥幸河北县,祀夏禹庙”。有史料显示,他在过浮桥时,对浮桥十分欣赏。在过桥后,乘兴写《赋得浮桥》诗一首:

  岸曲非千里,桥斜异七星。

  暂低逢辇度,还高值浪惊。

  水摇文鹚动,缆转锦花萦。

  远近随轮影,轻重应人行。

  这首诗联想丰富,情景交融,表达了诗人过浮桥时激动欢快的心情,是我们认识太阳渡浮桥的珍贵史料。

  《唐六典》:“天下河桥有三,此其一。”有人推算这为有史以来,黄河上的第五座浮桥。这是三门峡辖区建桥之始。由于养护较好,这座桥持续了346年,是我国古代黄河上存在时间最长的一座浮桥,对促进黄河两岸政治、文化交流,促进豫西、晋西南经济发展,方便人民交通往来作出了巨大贡献。直至北宋“太平兴国八年(983年)六月,陕州河涨毁河梁”,它才退出了历史舞台。

  刘禹锡盛赞黄河雪景

  刘禹锡(772年—842年),字梦得,籍贯河南洛阳,生于河南郑州荥阳,唐文学家、哲学家,有“诗豪”之称。

  刘禹锡于贞元九年(793年)进士及第,初任太子校书,迁淮南记室参军,后入节度使杜佑幕府,深得杜佑的信任与器重。杜佑入朝为相,刘禹锡亦迁监察御史。贞元末年,加入以太子侍读王叔文为首的“二王八司马”政治集团。唐顺宗即位后,刘禹锡参与“永贞革新”。革新失败后,屡遭贬谪。

  刘禹锡诗文俱佳,涉猎题材广泛,与柳宗元并称“刘柳”,与韦应物、白居易合称“三杰”,并与白居易合称“刘白”。

  刘禹锡的山水诗,改变了大历、贞元诗人襟幅狭小、气象萧瑟的风格,而常常是写一种超出空间实距的、半虚半实的开阔景象。由于有了含蓄深沉的内涵、开阔疏朗的境界和高扬向上的情感,刘禹锡的诗歌便显得既清峻又明朗。

  刘禹锡路过三门峡或与三门峡好友相聚等,留有许多诗篇,有些诗篇非常有名。这些诗歌有的是歌颂英雄,有的是赞美风景,还有的是名胜感叹。

  唐宝历二年(827年)吏部侍郎韦弘景为陕虢观察使。大和二年(828年)春刘禹锡自和州北归,入京过陕。这时恰恰逢天降大雪,一时间,陕州城外,黄河岸边,白雪皑皑,山舞银蛇,美不胜收。刘禹锡与陕虢观察使韦弘景一起陕州城外欣赏雪后美景,席间激情澎湃,挥笔一蹴而就,写下文采斐然的一首诗,即《陕州河亭陪韦五大夫雪后眺望因以留别与韦有布衣之旧一别二纪经迁贬而归》:

  雪霁大阳津,城池表里春。

  河流添马颊,原色动龙鳞。

  万里独归客,一杯逢故人。

  登高向西望,关路正飞尘。

  文中的“大阳津”就是太阳渡,“城池表里春”是指陕州城里一片白雪茫茫,“河流添马颊”是指“河势上广下狭,状如马颊”(相传大禹治水时,在黄河下游疏通九条河,其中一条河叫作“马颊”),“原色动龙鳞”是指阳光照在雪野上,像龙的鳞甲一样银光闪闪。

  该诗描写出大雪过后,陕州城内外壮美的自然景色,作者与友人一边赏景,一边饮酒,心中顿生激荡之情,有感而发。

  众诗人咏叹太阳渡

  太阳渡附近的黄河美景,引人入胜,堪称一绝,众多文人墨客行经此处,陶醉其中,纷纷“打卡”题诗。

  薛瑄字德温,号敬轩,河津(今山西省运城市万荣县里望乡平原村)人。明代著名思想家、理学家、文学家,河东学派的创始人,世称“薛河东”。他曾赋诗《陕州渡河》:

  飞楫太阳渡,回头召伯祠。

  水平风势缓,山晓日光移。

  九曲来天汉,三门涌地维。

  匆匆此按节,何以答明时。

  张鹫,陕州举人,康熙五十九年(1720年)任芜湖霍邱知县,其作有《鸡足山晚眺》一诗:

  夕阳欲下暮烟飘,徙倚高台兴复饶。

  过客纷纷归渡口,行云冉冉过山腰。

  洪涛掩映光逾媚,绿树苍茫影渐遥。

  长啸晚风心自远,荷竿束担任渔樵。

  鸡足山,因山如雄鸡而得名,位于今陕州公园西南角虢山岛所在处。徙倚,徘徊,指来回地走。渡口,指太阳渡。荷竿束担,用肩负物。渔樵,打鱼砍柴。该诗描写了作者傍晚登上鸡足山,向远方眺望,看到黄河两岸风景迷人,渡口繁华忙碌的景象。

  陕州故城历来景色优美,其中当以陕州八景最为有名。明代王子谦为每一景写下的七言定名诗是目前可考最早有关陕州八景内容的史料记载,其中就有关于太阳渡的诗篇。王子谦《郡城八景》之四《金沙落照》:

  太阳渡口黄河流,北岸平陆南陕州。

  晴沙两岸灿金色,西风落日映孤洲。

  中条嵯峨叠晴玉,朵朵芙蓉倚河曲。

  滩头水长带龙腥,岸畔水清凝雁足。

  小城花压春云低,柳绦处袅黄莺啼。

  东风祖席送行客,马蹄踏破苔痕碧。

  在陕州故城外的黄河岸边,河水由城西的太阳渡弯转而来,由此弯转出一片平展辽阔的地带,这里草木茂密,繁花似锦,风景优美,故有“万锦滩”之名。放眼望去,黄河岸边杨柳婆娑,绿草如茵,湛湛蓝天,依依长川;向西眺望,水天相接,茫茫无垠,奔腾的黄河水急湍而来,绕古城滚滚东去。黄河对岸,峰峦朦胧,云雾缭绕。夕阳西下时霞光四射,黄河水上泛出万道金光,熠熠生辉,河滩上的金沙在阳光照射下,像万颗金星在闪烁,整个滩岸被镀上一层灿然夺目的光辉。日落夕照,天地万物被点染,在它的映照下,山的豪迈,水的灵秀,显得更为美丽壮观,这一景观被誉为“金沙落照”,成了古陕州八大景之一。该诗既交代了太阳渡附近的地理环境,也描绘出此处优美的自然风光。

  清道光二十三年(1843年)夏,一场大洪水把太阳渡、万锦滩全给冲毁了。这次水灾闹得很凶,夺走了许多人的生命,毁了大片的良田,给人们留下深刻的记忆,至今流传着一首歌谣:“道光二十三,黄河涨上天,冲走太阳渡,捎带万锦滩。”

  曾经的黄河两岸通行,最多还是靠船运,风平浪静时,航运安全,而遇到浪涛汹涌,往往船毁人亡。在黄河上建一座桥梁,成为两岸人们的企盼和向往。直到1993年,三门峡黄河公路大桥建成,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

  如今,浩吉铁路从三门峡穿过,三门峡黄河公铁两用特大桥横跨黄河,把黄河两岸更加紧密地连接在一起。

  ……

  岁月变迁,沧海桑田。站在如今的太阳渡举目远眺,面前黄河清澈宁静,两岸青山壮丽依旧。远去了鼓角争鸣和行客匆匆,现在的太阳渡已成为黄河游的重要码头之一,游人可在此登上“天鹅号”等游轮饱览黄河美景。尽管功能发生了变化,但那些发生在古渡上的历史典故和留下的优美诗歌,将永远在这片大地上传诵。


( 编辑:tl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