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8月11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 > 文化 > 正文

诗情漫漫羊角山

胡晓红
来源: 发布日期:2022-07-19   打印

  历史上的羊角山为陕州城内名胜之一,也是观览黄河的绝佳地点 资料图

  陕州古城西望函谷,东指崤陵,在唐代是连接东西两京的锁钥。繁盛时期的陕州城内有许多建筑和名胜,包括东西南北四个城门、宝轮寺塔、钟鼓楼、文庙、召公祠、石牌坊、甘棠驿、羊角山等。文人墨客途经这里,触景生情,挥笔成篇,留下诸多佳作。

  陕州古城因为地势高而得以临河建立,成为观览黄河最便利的城池,其中陕州城楼和羊角山更是登高远望的最佳地点。古城西北角的羊角山,是利用原有地势经人工堆砌而成的一道弯曲如羊角的山岭,为陕州城内名胜之一,曾建有伏羲殿、药王殿、火神殿、吕祖庙、披云亭等,是许多过往官员、文人墨客途经陕州游览和宴饮饯行的主要地点,也是观览黄河的绝佳地点。登高望远,当黄河从远方奔涌而来,当耳边的波涛声响起,诗人们的心情便再也无法平静。

  岑参等登高咏叹

  唐代著名的边塞诗人岑参于公元759年~762年曾在虢州(今灵宝城区)任职,762年10月随军讨伐安史之乱而到陕州为掌书记(掌管一路军政、民政的机要秘书)。据统计,岑参在今三门峡地区创作诗篇有五十余首。《陕州月城楼送辛判官入奏》是他在陕州为即将前往长安向皇帝奏报军情的辛判官所作的一首送别诗,全诗如下:

  送客飞鸟外,楼头城最高。

  樽前遇风雨,窗里动波涛。

  谒帝向金殿,随身唯宝刀。

  相思灞凌月,只有梦偏劳。

  这是一首五律。首联以“送客”起笔入题,用简洁的叙事点明送别的主题,“飞鸟外”是写景,以夸张的笔法传递出视野之高,“楼头城最高”直接叙写送别的地点,再次渲染送行立足点位于陕州的最高处。颔联承接首联,以工整的对句写景,这是在离别的筵席中透过窗子看到的风景,窗外是风雨,几乎要飘进室内送别的酒杯里;窗外是滚滚的波涛,那汹涌的气势似乎把送别所在的楼头酒桌都推动得摇晃起来。黄河流经陕州,在山间穿行,起伏落差,河道变窄,加上此刻风雨推波助澜,必定是波涛起伏。这一句既写出临眺黄河所看到的实景,也和作者送别时的心情交织在一起,黄河翻滚的波涛更强化心中的激情。这一联在造句上将风雨和酒杯交接,将波涛“拉”进窗内,达到了景中含情,情景交融的艺术效果。颈联转向眼前人,叙写朋友即将面见皇帝时的装扮,“唯宝刀”写出了武人英姿魁伟的形象。尾联再次回到送别的主题,表达朋友离开后自己的无限思念之情。整首诗是唐人常写的送别题材,岑参却能够在常见的题材中显示出独特的个性,诗人虽身处中原,诗中所写送别环境一如岑参边塞诗那般辽远阔大,诗中所送别的人物,也凸显岑参所崇尚的武人风貌。总体上这首黄河岸边的送别之作,无论是艺术特色还是个性特征,都可以算作岑参诗作中的佳构。

  北宋诗人陈尧叟是今四川阆中人,他在朝中任职期间曾经跟随宋真宗西祀汾阴,途经陕州,登高羊角山,写下《披云亭》,全诗如下:

  秦关百二山河固,陕服城闉控此中。

  别构栋梁成爽垲,俯观竹树立青葱。

  虚檐豁敞迎朝日,曲槛萦回带晚风。

  登眺自欣襟带地,万方辙迹坦然同。

  如果说岑参因为曾在陕州任职而比较熟悉这里的风景,陈尧叟则因为只是路过而生发出“独有宦游人,偏惊物候新”的惊奇。他登上羊角山,在披云亭上放眼四周,感慨壮丽的山河、别样的建筑、深厚的历史文化,于是,无限情思一起涌上心头。首联以历史文化地理形势起笔,“秦二百关”语出《史记·高祖本纪》,指函谷关或潼关以西的秦国领地,意思是秦国以优越的地形能够在战争中以少胜多。作者登高远眺,看到眼底的黄河,对岸的高山,历史感油然而生,忍不住咏叹这里的地理优势:因为特别的山川,这里坚固而险要,地理位置如此重要,由陕州城府一直牢控,赞叹之情溢于言表。起笔虽然从虚处入手,却气势不凡。中间两联写亭上近景,亭子建筑独具特色,凌空而起的房檐、曲折萦回的栏杆,站立亭上,豁然开朗,可迎朝日沐清风,可观竹树葱茏。陈尧叟籍贯为四川阆中,那里是亚热带季风气候,雨量充沛,四季潮湿,植被茂密却也常常光线阴暗不明,来到陕州羊角山,最新奇的感受大概是干爽、开阔、敞亮,所以在诗里多写“爽垲”“豁敞”,这也正是他来到陕州城,感受到有别于家乡气候自然风貌的独特真实写照。尾联收笔,回到现实,抒发感慨:这个自古以来的两京襟带之地,自己今天也得以登临而不觉心生欢喜。

  司马光诗赞家乡

  和以上两位诗人在三门峡短期任职或因公途经不同,司马光可以称为陕州本土诗人。虽然司马光在陕州生活的时间不算很长,但是因为宗族和祖坟的关系而对家乡非常熟悉,一生都对家乡充满热爱和留恋,因此他在很多诗篇里都写到陕州。《和促通追赋陪资政侍郎吴公临虚亭燕集寄呈陕府祖择之学士》一诗就对陕州风光的描绘尤为详细,其诗如下:

  吾家陕之北,陕事吾能说。

  孤亭占城隅,形胜最殊绝。

  云消天宇空,极目鸟飞灭。

  大河西北来,汹涌地脉裂。

  万里卷流沙,长驱走溟碣。

  群山势离合,披靡随曲折。

  林薄带村墟,郊原如绣缬。

  祠宫望神离,间田指虞芮。

  高丘想巫咸,空岩怀传说。

  圣贤迹已远,缥缈见风烈。

  吴公昔为守,治行蒙冰雪。

  君从丰镐来,华馆息尘辙。

  主人喜嘉客,置酒升嵽嵲。

  清欢浩无涯,烛至樽未撤。

  谁知捧手辞,遽有幽明诀。

  至今犹堕泪,遗爱满耆台。

  择之新下车,条孝悉施设。

  依然曲刑在,先后如符节。

  嗟余仕京邑,苟禄自羁练。

  丘垄翳荒松,三年洒扫缺。

  求归未能得,朝莫肠丰结。

  得君临墟诗,仿佛见里阙。

  何时往登临,旷若目去蔑。

  忧来复长吟,益使雨心折。

  这是司马光为祖择之赴陕而写的一首诗作。祖择之历仕北宋仁宗、英宗、神宗三朝,曾任陕州知州,赴任之前,好友梅尧臣、欧阳修、宋祁、司马光等都有诗相送。在体裁上这是一首古体诗,因为对家乡的熟悉和感情,只有古体诗才能不限篇幅和表达方式来充分地表达司马光的情怀。司马光主要的身份是政治家、历史学家,他自己也深知在文学艺术上天赋不足,所以这首诗整体上的艺术并不算高,但是前半部分基于对家乡的熟悉和热爱,是这首诗比较精彩的部分。对于陕州的自然和人文,他如数家珍。“孤亭占城隅,形胜最殊绝。云消天宇空,极目鸟飞灭。”这四句是对羊角山的集中细致描写,写出了羊角山位于古城一角,是陕州城最殊胜的景观,站在高高的羊角山上极目远望,可以看到无限广阔高远的鸟儿都飞不到的天空。“大河西北来,汹涌地脉裂。万里卷流沙,长驱走溟碣。”这四句是专门描写羊角山上看到的黄河景观,在陕州城的西北角最高处观览黄河,仿佛能看到黄河的源头,看到黄河的入海,那无尽的黄河从遥远的西北汹涌而来,万里流沙波涛滚滚,直冲而下流向远方,汇入东海。“群山势离合,披靡随曲折。林薄带村墟,郊原如绣缬。”这四句写登高所见陕州大地山川丽景,正是这美丽的风景时刻让司马光魂牵梦萦怀念家乡。而“祠宫望神离,间田指虞芮。高丘想巫咸,空岩怀传说。”这四句专写陕州历史文化,再次表达对家乡的热爱和自豪之情,在登高望远的描写上层次清晰,写景如画,感情真挚。和其他描绘陕州风光的诗作比较起来,司马光在这首诗的表现更为丰富细致和饱满。

  司马光另有一首绝句《河边晚望》也是在羊角山上感发而作。其诗如下:

  高浪崩奔卷白沙,悠悠极望入天涯。

  谁能脱落尘中意,乘兴东游坐石槎。

  和古体诗不同,绝句受到字句等形式的限制,追求“言有尽而意无穷”的境界。首二句以写景为主,景色选取的对象是站立羊角山上望见的黄河,黄河在这里依然是波浪汹涌,流沙翻滚,因为站得高,所以能一直望到天边。登高远望,最易触怀,后两句以反问句抒情。“尘中意”表达对尘世的眷恋,“石槎”的典故出于张华《博物志》,宗懔《荆楚岁时记》亦有相似记载,本义指的乘坐竹、木筏,后喻指登天、游仙、奉使等意。司马光伫立在羊角山上观望黄河,陷入沉思,有一刹那也许想要东游成仙摆脱尘世,但是想到家族、理想,尘世令他无法摆脱,当他反问他人的时候,他已经坚定地回答了自己,无限的诗意便在短短的绝句中得以表达。

  情以物迁,当诗人们站在陕州城楼、羊角山上登高望黄河,黄河的波涛让他们因饯别友人而难平,让他们因遐想历史而豪迈,也让他们因沉思自己而热情。于是,这里的黄河岸边,为中国古典诗词留下了独特的篇章。


( 编辑:wl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