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8月11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 > 文化 > 正文

唐太宗唐玄宗赋诗陕州盛世画卷

来源: 发布日期:2022-07-26   打印

本报记者 柴锦玉

  位于陕州公园内的甘棠苑 资料图

  “四面环山三面水,半城烟树半城田。”盛夏时节,在三门峡市区陕州公园,“陕州古城遗址”碑体掩映在绿树葱茏、鸟语花香的园林中,光影斑驳跳动着,向人们诉说着古城的风雨沧桑。

  陕州古城墙上的一块青砖、宝轮寺塔下的一缕回音、甘棠苑里的一段典故……都承载着关于陕州古城的历史回忆。

  唐诗里的文化地标

  陕州古城历史悠久。早在西周初年,“陕”曾被作为政治地理坐标,“分陕而治”,周公管东,召公管西。陕州正式置县于战国中后期,秦代属于三川郡。西汉武帝元鼎四年(公元前113年),陕城终筑成。北魏太和十一年(487年),始设陕州,治陕城,下辖5郡,从此成为崤函区域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之后1000余年均为历代州治所在。

  陕州古城位置险要。东有雁翎之固,西有函谷之险,南有崤山屏障,北靠黄河闭锁,是历代兵家必争之地。其凭借“襟带两京”的特殊地理位置,使得历朝历代都非常重视。唐太宗李世民下诏扩建陕州城,除东、南墙加高外,还修建了东南西北四个城门。宋真宗年间,皇帝亲自将陕州南城门的匾额改为“霈泽惠民”。明朝洪武年间,明太祖朱元璋在此封王设府,并下诏扩建四门:东宣威门、西政平门、南迎恩门、北宣化门。明末农民起义中,陕州城被攻破,城市损毁。清雍正年间,陕州被升为陕州直隶州。光绪年间,又重修城墙,恢复了恢宏气势。

  一座古城,犹如一本古书,曾经的历史风云都真实地镌刻其上。

  唐代不到三百年的时间里,留下了无数诗歌。唐代诸帝如太宗、高宗、武后、中宗、玄宗、德宗等皆喜好诗歌,特别是太宗、玄宗等多次经过崤函,在陕州留下了很多诗歌。

  唐诗里的陕州古城,有着繁华盛世的气魄,有着举世瞩目的风采。

  李世民还陕述怀

  唐太宗李世民(599年—649年),在位23年,年号贞观。他在唐朝建立和平定各地割据势力的过程中发挥了关键性作用,功勋卓著,为唐统一天下奠定了基础。继位后,开创了著名的“贞观之治”。李世民不仅是著名的政治家,还是一位书法家和诗人。

  李世民率军南征北战,体现了卓越的统帅才能。《还陕述怀》是李世民率师平定关东割据势力后,回师路过陕州时所创作。其诗如下:

  慨然抚长剑,济世岂邀名。

  星旂纷电举,日羽肃天行。

  遍野屯万骑,临原驻五营。

  登山麾武节,背水纵神兵。

  在昔戎戈动,今来宇宙平。

  全诗分三层。首联一层:“慨然抚长剑,济世岂邀名。”诗人刚刚经历了南征北战,结束了群雄割据、国家四分五裂的局面,如今凯旋班师,面对刚得到统一的大好河山,想起此前战争的艰辛,将士们的浴血奋战,不禁手抚腰间的长剑慨然长叹。前线将士的流血牺牲,赢得天下归一的局面,使人民过上安定生活。这一切都是为了“济世救民”,而不是为了争名夺利。

  中间三联为第二层,分别描述行军、驻营、出击三个场面,是全诗核心部分。“星旂纷电举,日羽肃天行”一联写行军场面,短短10个字,把一支军风严明、行动迅速、声势威严的正义之师的雄姿展现在读者眼前。中间三联六句,再现一次规模巨大的军事行动,从列队行军到扎营驻兵,再到临阵战斗,都写得凝练而又具体形象。

  末联为第三层,以抒发豪情壮志作结,与首联遥相呼应,语义刚毅果绝。战争是残酷无情的,必然会有流血牺牲,但从前的牺牲是为了换来今天的统一。诗人心中不无感慨。

  这首诗是李世民诗歌中最优秀的篇章之一,全诗充满浩然正气。此诗在艺术表现上,将议论、叙事、写景、抒情熔为一炉。全诗五联十句,一气呵成,构思精缜、语言凝练。中间三联六句,对仗工整,音韵铿锵,是一首优秀的五言短排。其遒健的风格与浮靡的六朝遗风大异其趣。

  陕州兴建首座黄河浮桥

  唐贞观十一年(637年)二月,唐太宗李世民东巡洛阳宫,遣大将邱行恭在陕州城西南黄河大阳渡(后称太阳渡)处,建造了一座长76丈的浮桥,称大阳桥,沟通黄河两岸,盛况空前。

  《旧唐书·太宗纪》:贞观十二年(638年),次陕州,自新桥幸河北县(今平陆),祀夏禹庙。有史料显示,他在过浮桥时,对浮桥十分欣赏。在过桥后,乘兴写《赋得浮桥》诗一首:

  岸曲非千里,桥斜异七星。

  暂低逢辇度,还高值浪惊。

  水摇文鹚动,缆转锦花萦。

  远近随轮影,轻重应人行。

  这首诗联想丰富,情景交融,表达了诗人过浮桥时激动欢快的心情,是我们认识太阳津浮桥的珍贵史料。

  《唐六典》:“天下河桥有三,此其一。”有人推算这为有史以来,黄河上的第五座浮桥。这是我国古代黄河上存在时间最长的一座浮桥,对促进黄河两岸交流,促进豫西、晋西南经济发展,方便人民交通往来作出了巨大贡献。直至北宋“太平兴国八年(983年)六月,陕州河涨毁河梁”,它才退出了历史舞台。

  唐太宗巡幸陕州

  唐贞观十一年(637年)二月十五日,唐太宗进入陕州,登上陕州城,写下了《春日登陕州城楼》,诗原题为《春日登陕州城楼,俯眺原野,回丹碧缀,烟霞密翠,斑红芳菲,花柳即目川岫,聊以命篇》。全诗如下:

  碧原开雾隰,绮岭峻霞城。

  烟峰高下翠,日浪浅深明。

  斑红妆蕊树,圆青压溜荆。

  迹岩劳傅想,窥野访莘情。

  巨川何以济,舟楫伫时英。

  此诗讲述了唐太宗登陕州城楼后,对大唐未来的美好愿景。该诗先是对进入陕州城后所看到的情景进行描述,唐太宗登高远望,陕州城周围云雾逐渐消去,在淡淡雾气下,青翠的陕塬、高峻的绮岭,在晨霞中显得十分秀丽,在阳光照耀下,一层一层,有浅有深,间或有红色装点,十分好看。这时想到在陕州,一些圣君找到伊尹、傅说这样的贤良,希望自己一样能到得这样的人辅佐,就像舟楫能帮助自己过河一样,方便自己将天下治理得更好。

  唐玄宗途次陕州

  唐玄宗李隆基(685年—762年)是唐代在位最久的皇帝。在位期间,他开创了唐朝乃至中国历史上最为鼎盛的时期,史称“开元盛世”。在位后期,发生“安史之乱”,唐朝国势逐渐走向衰落。玄宗开元年间,是盛唐诗风形成的关键时期。武则天时兴起的重视文辞的进士科,进一步发展为“以诗赋取士”。

  唐玄宗一生中,不少事与三门峡有关。他以陕州硖石人姚崇(651年—721年)为相,君臣二人和衷共济,治理天下。玄宗对姚崇器重有加,同时又深信不疑,每次殿见,玄宗必起立相迎,告别时又临轩相送,这是其他宰相未曾受到的待遇。因此,姚崇辅佐玄宗也竭智尽力,担任宰相虽然只有三年多,却颇有成就,被称为“救时宰相”。

  公元736年,唐玄宗来到陕州,并在陕州住下。此时,卢奂任陕州刺史。玄宗了解卢奂治理陕州的情况后,特地在议事厅题词,嘉美其政曰:“专城之重,分陕之雄。人多惠爱,性实谦冲。亦既利物,在乎匪躬,斯为国宝,不坠家风。”大意是:作为独当一面的重臣,你是陕州的杰出人物。你性情谦和,仁爱慈惠。由于你为君王鞠躬尽瘁,所以利既在国,利也在民。你是国家的栋梁,你的良好家风将永远流传。

  唐玄宗在陕州看到想到很多,于是提笔写下了《途次陕州》。全诗如下:

  境出三秦外,途分二陕中。

  山川入虞虢,风俗限西东。

  树古棠阴在,耕馀让畔空。

  鸣笳从此去,行见洛阳宫。

  诗中重点对周召分陕而治、召公甘棠遗爱进行赞颂。

  张九龄(678年—740年),唐开元年间尚书丞相,是一位有胆识、有远见的著名政治家、文学家。他的五言古诗以素练质朴的语言,寄托深远的人生慨望,对扫除唐初所沿袭的六朝绮靡诗风贡献尤大,被誉为“岭南第一人”。

  当年张九龄随玄宗到陕州,在《奉和圣制途次陕州作》中写道:“驰道当河陕,陈诗问国风。川原三晋别,襟带两京同。后殿函关尽,前旌阙塞通。行看洛阳陌,光景丽天中。”

  昨夜星辰昨夜风,唐诗是那星空里最璀璨夺目的一颗星。穿越千年历史,唐诗中的这些名篇佳作,揭晓了陕州古城的内在文化基因,展开了一幅恢宏的盛世画卷。


( 编辑:tl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