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0月01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 > 文化 > 正文

名士云集的魏野草堂

本报记者 林献立
来源: 发布日期:2022-08-16   打印

  《直隶陕州志》中的草堂春晓插图

  魏野草堂旧址所在地 林献立 摄

  魏野草堂是北宋著名隐士魏野居住过的地方,在今三门峡市经济开发区三里桥村上官巷84号。

  作为一名隐士,魏野并不是孤立和孤独的,他一面享受着隐居的野趣,一面与朝野名士深入地交流互动,在他398首诗作中,多数是与人互动时写作的,或与人唱和,或为人题写,或送人赴任,或与人欢聚……可以这么说,魏野并不是遗世而独立,而是与当时的主流文化圈同频共振,和谐共生,所以才成就了他“四大隐士”和隐逸诗人之名,而魏野草堂就是他与主流文化圈交流互动的桥梁与纽带。

  草堂景色秀 山水入画来

  魏野草堂是一个“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的地方。

  据《宋史》记载,魏野草堂“手植竹树,清泉环绕,旁对云山,景趣幽绝”。魏野自己动手凿土为窑,号称“乐天洞”;前有草堂,弹琴其中,每日与过客居士饮酒赋诗,见时纱帽白衣,出则骑乘白驴,不求闻达,独嗜吟咏,好不潇洒自在。

  在魏野的诗作中,我们可以大致窥见魏野草堂“见山见水”的模样,他在《秋霁草堂闲望》一诗中,描画了自己在晚秋时节暮雨初歇时草堂远望看到的美景:

  草堂高逈胜危楼,时节残阳向晚秋。

  野色青黄禾半熟,云容黑白雨初收。

  依依永巷闻村笛,隐隐长河认客舟。

  正是诗家好风景,懒随前哲却悲愁。

  诗中所绘,宛如一幅色彩斑斓的山水画:晚秋时节,夕阳西下,暮雨初歇,在高远的草堂上眺望,多彩山野清新如洗,庄稼青黄,暮云黑白,悠扬的笛声从小巷中传来,一叶小舟在长河中远去,如此美妙的风景,引起我诗兴大发,懒得随前辈人那样见秋伤悲。这首诗运用鲜明的色调对比,赋予景色以绚烂的色彩印象,给人以赏心悦目的美感。后两句则抒发了作者对家乡美景的热爱,豪放之情溢于言表。

  而下面这首恬淡闲适的《冬暮郊居》则让人感受到当年魏野在三门峡诗意般的隐居生活:

  村落欲黄昏,寒云片片凝。

  隔城钟似磬,远岫烧如灯。

  名利堪弹指,林泉但枕肱。

  何由遂闲散,自喜本无能。

  近处的村落,远处的峰峦,悠悠的钟声,潺潺的林泉,夕阳西下时,卧看寒云染霞,安享人生闲散,什么名利都弹指而过,无欲无求,无为无能,也可自得其乐。这首诗,如同一幅悠远恬淡的山水画,于情景交融中将作者隐逸恬静的人生、悠闲自在的心态尽情展现。

  在《和酬张井见赠》一诗中,魏野则描述了他与兰为伴、与老叟为邻的生活场景:

  溪上闲居四十春,春溪兰佩蕙为绅。

  自知吟咏非经济,谁道机谋学渭滨。

  三尺焦桐胜面友,数家老叟是比邻。

  少年多谢携诗什,来访疏慵潦倒人。

  诗中魏野自述他在山溪边隐居了40年,成片香气四溢的兰蕙像腰带一样点缀在溪边,自知吟咏不是经世济民之道,学不来机谋之道,却甘愿以琴为友,与农家老头比邻而居,多谢少年携诗而来,访问他这个倦怠懒散的潦倒人。他对于兰花的喜爱、归隐田园的安然由此可见一斑。在他的诗作《寄赠华山致仕韩见素》中,也有“芝田女仆皆能采,兰佩儿童亦解纫”之句。

  名士引知己 达官为高朋

  魏野虽然隐居不肯出仕,但他和很多文人士大夫常有来往。时常有显宦名流来魏野草堂拜访魏野,其中就有寇准、赵普、张士逊、孙何、王旦等人。比如寇准(今陕西渭南人,北宋政治家、诗人,宋真宗时官拜宰相),他虽宦海一生,位极人臣,但与魏野一见如故,引为知己。寇准曾多次去魏野的草堂,并几次劝他入仕,但均被拒。寇准在《赠魏野处士》中写道:

  人间名利走尘埃,惟子高闲晦盛才。

  欹枕夜风喧薜荔,闭门春雨长莓苔。

  诗题远岫经年得,僧恋幽轩继日来。

  却恐明君徵隐逸,溪云谁得共徘徊。

  诗中,寇准对魏野的隐居生活进行了生动描述:人间名利似尘埃一样,但许多人却贪恋虚荣,入仕为官,只有清高闲适的你隐藏高才于草堂。夜来依枕听风,青藤在风中摇曳;醒来闭门赏雨,门前已长满青苔。题于远山的诗句是长年推敲而得,僧人贪恋你草堂的幽静连日登门而来。我却担心明君会征召你这隐逸之士,到那时谁还能和我一起徘徊在云水间,安享这人间佳境?

  在这首诗中,寇准向魏野表达了“明君”有可能征用你的意思。但视名利如尘埃的魏野不为所动,反劝寇准“自古功名盖世,少有全者”。希望寇准能辞掉官位,到民间过神仙般的日子。魏野在《寇莱公生辰因有寄献》写道:

  宋朝元老更谁先,已咏功成二十年。

  好去上天辞将相,归来平地作神仙。

  坐看云岫资闲兴,卧听霓裳引醉眠。

  多少年辰献诗者,应无真祷似狂篇。

  从题目看,这首诗是寇准生日时魏野写给他的,诗中说寇准作为宋朝元老,已经功成二十年,希望其功成身退,最好去向皇帝辞去将相之职,归隐民间,做一个逍遥自在的神仙。坐看山间云起,卧听霓裳羽衣,且饮且歌,闲聊赋诗,好不快意。奈何寇准不听劝说,高调复出,后被排挤贬官,终客死他乡。

  知府石太尉曾抱琴而来,到魏野草堂,和魏野一起烧笋为食、刻竹题诗,魏野写下《知府石太尉闲抱瑶琴荣临圭窦烧笋供膳刻竹题》一诗:

  分茆人忽到茅斋,踏破溪边万点苔。

  却恐歌钟喧静境,随轩祇背古琴来。

  诗的大意是:打开草堂的柴门,忽然听到车马萧萧,原来是知府石太尉来访。草堂已宁静许久,多日无人来访,溪边已长出万点青苔。可能怕歌舞钟磬的喧闹打破这清幽之境,石太尉随车只背一把古琴前来。这首诗充分体现了魏野“冲淡闲逸”的诗风,用白描的手法记清雅之事,将石太尉抱琴而来烧笋题诗的风雅之举跃然纸上。

  草堂风月在 声名后世扬

  魏野高风亮节的一生,深为当世及后人所称道。魏野去世后,其所居住的魏野草堂成为历代文人雅士的“打卡地”,“草堂春晓”也成为陕州八景之一,文人雅士纷至沓来。宋代的司马光、范仲淹、宋祁、杨万里,金代的郝俣,明代的郑岳,清代的王士祯、鄂容安、张怀溎、张学林等先后拜访过魏野草堂。南宋诗人杨万里写有《题汪季路太丞魏野草堂图二首》,诗中有“闻道买来新宅子,借看却是草堂图”之句,说明魏野草堂图在南宋曾流行一时。

  宋史学家司马光出生之年,正是魏野去世之年。魏野与司马光之父司马池多有交往,其子魏闲与司马光也交往甚密。魏野在司马池声名未显时,曾写诗《送司马池归夏台》相送:“芳草垂杨弄色初,山中好酒想踌踟。他时驷马乘如祖,莫忘今朝跨蹇驴。”魏野去世后,宋真宗下诏旌表,称他为“陕州处士”,司马光为其撰写墓志铭,在司马光《温国文正司马公文集》卷七十七有《清逸处士魏君墓志铭》一文,专门记述魏野的事迹。司马光还写有《寄清逸魏处士》一诗:

  乡树三摇落,临风歌式微。

  徒嗟俗缘重,端使素心违。

  茅阁杉松冷,山园药草肥。

  不能如海燕,岁岁一西飞。

  诗的大意是:家乡的树叶已经三次摇落,我临风而歌处士旧居由盛而衰。可叹我俗缘太重,真的是有违我的本心。草堂处的杉树和松树冷清如昔,药园的药草却徒自长得茂盛。我却不能像海燕一样岁岁向西飞。司马光在诗中遥想了魏野草堂的衰微,却感叹自己不能常去看看,表达了对魏野深深的怀念之情。

  金代诗人郝俣写有《魏处士野故庄》一诗,也记述了魏野草堂的萧条和冷落:

  郊原冷落霜风后,桑柘萧条兵火馀。

  试问当时卿与相,几家犹有旧田庐。

  明代兵部左侍郎郑岳写有《陕州城有石刻魏野草堂即其旧隐处有司立堂祀之》一诗,诗中记述了陕州城官吏在魏野草堂旧址处立堂祭祀的场景:

  白衣不受群公荐,紫禁曾传处士诗。

  今日乾坤犹有地,为君重作草堂基。

  清初著名诗人、刑部尚书王士祯在其诗作《魏野草堂》中则回望了魏野草堂的盛景:

  陕郊栖隐处,寥落对云山。

  无复花藏县,曾闻菊绕湾。

  偶欹纱帽出,时跨白驴还。

  尚忆汾阴祀,流风杳莫攀。

  清代诗人张怀溎也写了《魏野草堂》一诗:

  捷径终南迹已无,草堂犹听野人呼。

  大名君相烦徵召,小隐溪山入画图。

  剑外讴吟间寓客,窝中安乐老潜夫。

  长途消尽轮啼铁,乡里高风说益都。

  清代诗人张学林也在《奉和中丞重过魏处士故居》一诗中对魏野的德才予以称颂:“乐贤世德公兼备,直拟南山颂有台。”在《奉和中丞题魏处士草堂》一诗中对魏野草堂的美景给予赞美:“云壑诗中见,茆亭画后成。式阁风末俗,旷代与双清。”清代兵部侍郎鄂容安也曾写有《题魏处士草堂》和《重过魏处士故居》等诗,他在《题魏处士草堂》写道:

  华屋辞轩冕,空山留姓名。

  素琴托怀抱,纱帽想平生。

  旧画应难补,新诗不易成。

  草堂风月在,林壑有余清。

  历史的风沙,掩埋了多少繁华,魏野草堂也难免在年深月久的风霜中备受侵蚀。后世的陕州,常有官员对草堂进行修葺。清乾隆年间陕州知州龚崧林在《重修魏处士草堂落成记事》一诗中记述了重修后的魏野草堂美景天成的盛景:

  一丘一壑自天成,高隐当年此适情。

  只取烟霞传父子,却教鱼鹤识公卿。

  门前远岫连高耸,洞口平泉漾月清。

  潜德千秋喜重发,幽光长共少微明。

  “草堂遗迹近山城,千古犹存逸士名。”如今的魏野草堂隐于闹市,不复昔日的繁华,但它作为崤函大地上一个意蕴深厚的文化符号,依然留存在史册上和人们的脑海里,承载着崤函人民的乡恋和乡愁,在沧桑岁月中不断闪耀着充满地域色彩的诗意光芒。


( 编辑:tl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