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0月01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 > 文化 > 正文

咏梅

◎莫凤珍
来源: 发布日期:2022-09-08   打印

  高一那年,我辍学了。

  邻居小芳家有个远房亲戚在广州开了个美容美发店,听说生意很好,正缺人手。那时候家里捉襟见肘,已经无法继续负担我们的学费了。父母听说去广州一个月能赚好几千,就让我们退学去打工帮补家用了。班上同时辍学还有其他女孩,有的是因为家里农忙需要人手,有的早早地被父母安排嫁人,换彩礼……“重男轻女”“女子无才便是德”,辍学,也许是大山里的女孩子无法改变的命运。

  离家前的那天晚上,班主任梅老师来到我们家。梅老师不姓梅,因为她太喜欢梅花了,小小的校园里到处都是她亲手种的梅花,冬天梅花开的时候就会“忽然一夜清香发,散作乾坤万里春”。同学们说她快变成“花痴”了,后来“梅老师”就在同学们之间叫开了。记得那个晚上,下了好大的雨。梅老师打着手电筒走了十几里的山路,天雨路滑,她摔了好几跤,膝盖都流血了。她全然不顾,苦苦地向我和小芳的父母哀求,让我们回校。最终,梅老师“知识改变命运”的理论败在了家长们“一分钱难倒英雄汉”的无奈里。

  第二天,在路口等车的时候,梅老师又匆匆赶来。她把一套《平凡的世界》塞在我们手里,叮嘱我们无论在哪里,一定要坚持学习,并告诉我们,她准备筹办免费女子高中,到时候一定会再说服家长让我们回来,用另一种方式走出大山,走到外面的世界。

  那刻,我对前途一片茫然,梅老师铿锵有力的话在当时的我听来是多么的苍白无力啊!我们上车了,汽车后面拖了一股白烟,颠簸在蜿蜒的山路上,转眼就不见了。梅老师却站在路口久久没有离去。我打开梅老师送给我的书,扉页上压着梅花的标本,上面写着“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

  后来的事都是同学们在信里陆陆续续告诉我的。在我们离开的这段时间里,梅老师多方奔走,筹办全免费女子高中。这个伟大的梦想一开始在很多人的眼里就是痴人说梦,在实现的路上举步维艰,真是一把辛酸泪,谁解其中味!为了建起这所学校,她不顾他人的误解和白眼,到处筹集经费。但是,当有企业愿意赞助学校100万元,条件是让孩子们穿得破旧一些,上台亮相,她却拒绝了。她说,不能伤害孩子们的自尊。很多人不理解她,各种风言风语都有。有人说她荣誉上瘾了,甚至有人说她得精神病了。梅老师的确病了,但不是精神病,在巨大的压力和长期的超负荷工作下,梅老师终于病倒了。

  后来,梅老师托人辗转找到我们,告诉我们,免费女子高中已经办好了,她也说服了我们的父母同意我们回校读书。梅老师说,她会用全部的心血供养每一个女孩走出大山,能救一个是一个,一个也不想放弃。她说,救一个女孩,可以救三代人。母亲是推动世界摇篮的手,女孩得不到良好教育,就不会有人类社会真正的发展进步。她要我们记住:我生来就是高山而非溪流,我欲于群山之巅俯视平庸的沟壑;我们生来就是人杰而非草芥,我站在伟人之肩藐视卑微的懦夫。是什么样的胸襟才能写就这样的波澜壮阔?那一刻,我想到了《平凡的世界》里的孙少平,我们决定辞工回校读书。

  在学校里,梅老师每天起早摸黑,把所有的心思都扑在我们身上。有一次,我半夜起来上洗手间,见到一个人拿着手电筒到处晃。我走近一看,原来是梅老师。她说山里常有眼镜蛇出没,她要打着电筒检查教室和寝室每个角落,防止学生们被咬伤。我握着她粗糙的双手,看着她满布皱纹的脸,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泪水早已模糊了我的眼睛。

  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那天,我们哭了,梅老师也哭了。她对我们说,走出大山以后,不要老回头看这个学校,你要往外走,外面的世界很大。

  毕业后,我们都找到了不错的工作,在南方的大城市里站稳了脚,小芳还被评为优秀老师代表,我也在电子商务的圈子里大展拳脚。去年,我们相约回校看望梅老师,现在,她的病更多了,也更重了,骨瘤、血管瘤和肺气肿等多重疾病折磨着她。因为双手关节痛,她每天都必须贴着胶布,不然双手就伸不开了。我们给她钱治病,她不要。她说:“别人给我的药费,我都拿去干别的去了,病拖成这样,我不后悔。我的病换来多少孩子有学上,值得!我会跟他们一起,战斗到我最后一口气!”我们劝她去看病她不去,她说她走了孩子们就没人管了,她说学校还很穷,能省就省。

  梅老师没有儿女,她常说我们就是她的女儿,她就是党的女儿。我们都是党的儿女啊!我们决心为梅老师为家乡做点什么。

  今年,小芳辞职了,她把梅老师接到了省里的医院,让她安心养病,而她即接替了梅老师在女子高中的工作。我也回来了,我回到家乡带着乡亲们直播带货,把家乡的农产品卖到了网上,乡亲们的生活慢慢好起来了。曾经,梅老师带我们走出了大山,如今,为了大山,为了梅老师,我们又回来了。

  现在,梅老师的事迹传到了网上,很多媒体想要采访她,她都躲着。我们知道,她就像她爱的梅花那样“不要人夸颜色好,只留清气满乾坤”。

  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们的大山处处山花烂漫,而梅老师站在花丛中,笑了。


( 编辑:tl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