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2月06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 > 文化 > 正文

天鹅湖寻美

□沈实勇
来源: 发布日期:2022-11-02   打印

  大河之滨,青龙、苍龙两涧来归。三水交汇,晕染出一幅碧水浩渺、林木蓊郁、草长莺飞的湖山画卷。三门峡天鹅湖国家城市湿地公园的大美,在青龙、苍龙两湖天镜般的碧水以及湖上仪态万方的白天鹅群。当白天鹅还没有大批量到达时,我来到这里,首先对面朝黄河、兀立于青龙、苍龙两湖之间的两座小小青丘起了兴趣。

  两座土丘上,广植树木花草,建廊立亭起阁,辅以当地人文故事石雕,被称为召公岛、周公岛。远远仰望,林木遮蔽,郁郁葱葱,高阁浮出林表,堪如画图。平时拾级而上,瞻仰召公岛上冲天耸立的迎祥阁,仲春到阁后牡丹园观赏盛放的各色牡丹;或在周公岛坡道的林海里穿梭,在山顶林下的如茵草地徜徉,最后置身西边临崖高高的廊亭内远眺“落日熔金里”“黄河远上白云间”的壮丽,都有一番惊喜。

  召公岛、周公岛两岛之美还在于,在天堑大河边犬牙交错、地形复杂而破碎的丘陵地带上造景,因势借形,高低错落,处处有景,多为天然,比纯粹的人工堆叠更有野趣。

  文似看山不喜平,观景亦有同样的奥妙。平湖再好,若无林山的呼应烘托,就显得单调。即使普通的小丘,点缀湖滨,竟这般美妙。

  由此我不再抱怨没生在平原四畅之地,爱上了多沟多丘陵的家乡,爱上了原来以为不便的所有丘陵和山,因为不用堆叠,无须挖掘,现成的丘壑,都可造就,就能成为趣味横生的美景。

  走下山丘,步入伸进苍龙湖湿地的木栈道,两边就是苍苍深厚的茂草。虽然草下此时无水,我知道已进入湖的领地,心底升起一份亲近水或水生植物的感觉。前路隐入柳林边缘,犹如走进绿色胡同,幽邃而神秘。继而,南去西侧的一道高大绿屏使我惊艳起来:它们是一排似竹非竹、风姿绰约的高挑植物,其身碧绿两丈,快要赶上一旁的高柳;其叶青绿窄长,纷披如苇;其竿坚硬似竹,而其顶又是一个散穗状的芦苇头。多种植株夹路丛生,就成了一道青翠欲滴的风景墙。请教一旁凉亭内的景区女工,说是芦竹。我一下喜欢起这排芦竹来,在这绿色衰减的秋季里,它绿得飞扬蓬勃,神采奕奕,昭示着这是一片风情迥异的土地。

  徐步在高柳夹侍的木栈道上,悠然自得,两边的景色里幽外旷。栈道北边,地势高下起伏,一条长而弯曲、宽窄不一的干荷塘,在疏散有致的林下随意出没。树下及塘边分布着多种喜水喜湿植物,对比走过来一路看到的科普画片,又认识了仪态似兰而壮硕的水车前、心形叶片的泽泻、有点像狗尾巴草的黄菖蒲,顿时喜滋滋的。

  栈道南面,大片芦苇荡,成阵成列,厚实茂密,间杂隔离着荷塘长带。荷叶或黄或褐,驳杂一片,即将进入“留得残荷听雨声”的晚景。芦苇密密匝匝,随风起伏,大片紫褐色顶穗,一会儿静立成披发状,一会儿随风躬身齐刷刷打出万面迎风招展的小旗帜。荷苇前方,就是苍龙湖水面,由于距离较远,时于地势及其植被低落处,露出它那明晃晃的镜面,犹如美人的妙目一闪。渺渺的波光边上有墨绿的睡莲镶边及其沿岸成片的荷叶、芦苇荡环围。湖后的背景是浓绿团团的大柳和更高的杨树拱卫。湿地里还有我认识的簇簇紫穗槐条、小圆蒴果的野麻,更有许多我叫不上名字的高低杂草,在柔媚的秋阳里,呈现出斑斓的色调和成熟的气息,散发着阵阵幽香。

  湿地诉诸人的美感不仅有视觉、嗅觉,还有听觉。寂静的林荫里,似有似无地从草木下飘出一小片唧唧虫鸣,使人油然而生一种远意,唤起空山寂寂、身在远方的感觉。林中时而听见鸟鸣,或看到一只大鸟“突突”飞过。耳边偶尔梦语似的传来一阵轻轻的“哗啦啦”流水声,用眼睛细细搜索,才发现是杨树群和前方水边丛竹摆动的声音。

  水环路转,游道随着苍龙湖通向青龙湖的水道向北弯去,游人的双脚也就踏上了陆地。前面的水道隐入路边堤岸的树木遮蔽里,又像不愿分离似的处处随人,影影绰绰,于树丛稀疏处透出它那可爱的碧绿。

  当行至前方林间,树木高大起来,树冠下透下来一派碧明色光。

  我知道,那是青龙湖在林外召唤了。


( 编辑:tl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