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2月06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 > 文化 > 正文

绣岭宫前诗意浓

文/图 本报记者 刘书芳
来源: 发布日期:2022-11-08   打印

  “绣岭云横”是古陕州八景之一。笔者来到绣岭坡时,依旧能看到“绣岭云横”这一奇妙景观

  唐朝时绣岭宫位置示意图。刘书芳制作

  近日,和社科、考古界的两位朋友前往陕州区菜园乡“寻找”唐代绣岭宫遗址,根据考古资料,我们从菜园乡石门村高家庄往南上了山坡,穿过荆棘草丛,很快在一片庄稼地里“找到”绣岭宫位置。这里地势较高,沿着坡势往远山上望去,正逢云山雾遮,这一景或许就是陕州八景的“绣岭云横”。站在遗址旁崖边向前望去,隔河正对着龙头山,龙头山“龙头”前是唐代大通寺遗址。大通寺遗址下边是寺坡村,绣岭坡与寺坡之间是涧河,涧河岸边比较平坦,据历史资料,应该是当年南硖石县县城区域。想想千年之前,这片地方是何等的繁华。

  热闹的绣岭宫

  崤函古道是隋唐时期连接长安、洛阳两大都城最重要的东西交通干道。隋唐两代,很多皇帝特别是唐太宗、唐高宗、武则天、唐玄宗经常通过崤函古道往返于长安和洛阳。洛阳与长安相距800余里,帝王们往返长安和洛阳,一般要经历数旬,为了沿途驻跸方便,一些皇帝就开始在沿途大造离宫别馆,其中隋炀帝时“自西京至东都,离宫别馆,相望道次”,唐玄宗开元二十六年(公元738年)也曾为两京路行宫各造殿宇及屋千间。根据文献和实地调查,隋、唐在该道沿线设置的行宫应为16所。

  绣岭宫是唐代行宫之一,修建于公元658年。《新唐书·地理志二》:绣岭宫在陕州硖石县,唐高宗显庆三年(公元658年)置,其遗址位于陕州区菜园乡石门村南的绣岭坡上,西距三门峡市19公里。据欧阳修编撰的《新唐书·志第二十八·地理二》记载陕县东南“有绣岭宫,显庆三年置;东有神雀台,天宝二年以赤雀见置”。《明皇杂录》:“上幸东都,至绣岭宫。”均指此而言。

  绣岭宫其地广平,南有巍巍橐山,北有潺潺溪涧,与大通寺隔河相望,它居高临下,依山傍水,草木苍翠,环境幽邃。原宫室废毁已久,在遗址调查中发现有唐代布纹大瓦碎片等遗物,并看出宫室所具规模较小。绣岭宫依山带水,是一处胜地。“绣岭云横”是古陕州八景之一,又靠近崤函古道,故历代诗人多有吟咏。

  唐人郑处诲《明皇杂录·唐玄宗幸绣岭宫》云:“玄宗幸东都,至绣岭宫,时炎酷,上以行宫狭隘,谓左右曰:‘此有佛寺乎?吾将避暑于广厦。’或云:‘六军填委其中,不可速行。’上谓力士曰:‘姚崇多计,第往占觇之。’力士回奏云:‘姚崇正紾絺络乘小驷按辔于木荫下。’上悦曰:‘吾得之矣。’遽命小驷,而顿消暑溽,乃叹曰:‘小事尚如此,触类而长之,天下固受惠矣。’”意思是说,有一次唐玄宗来到绣岭宫,正逢酷暑,宫内狭窄,闷热难耐,就想找一个大一点的空间,比如佛寺之类。但旁边有人说,现在人多,行动迟缓。于是,玄宗就想起姚崇来,看他怎么取凉。别人说他穿着很薄的衣服,独自骑匹小马,躲在有野外的树荫下,玄宗马上仿照,效果甚好,便不由得赞叹姚崇。

  历史上留下的关于绣岭宫的传说还有很多。

  杨玉环《赠张云容舞》

  杨玉环身为唐玄宗的贵妃,自然随唐玄宗在这风景秀丽的绣岭宫停留过。今存杨玉环《赠张云容舞》正是写在此处。杨玉环《赠张云容舞》是写给善跳“霓裳羽衣舞”的歌女张云容的,描写其舞蹈的美妙姿态,内容如下:

  罗袖动香香不已,红蕖袅袅秋烟里。

  轻云岭上乍摇风,嫩柳池边初拂水。

  《赠张云容舞》看似七言诗,存于《全唐诗》。但实际上是一首词,又名《阿那曲·罗袖动香香不已》,故张璋把它收进《唐五代词》。

  关于此诗,依《太平广记·卷六十九·女仙·张云容》,张云容向别人介绍自己:“某乃开元中杨贵妃之侍儿也。妃甚爱惜,常令独舞《霓裳》于绣岭宫。妃赠我诗曰:罗袖动香香不已……”

  “阿那曲”,词牌名,初为杨贵妃创制。阿那,又作“婀娜”,形容舞姿柔美。《填词名解》:“(阿那曲)盖唐仄韵绝句体也。”或云唐名《阿那曲》,宋名《鸡叫子》,又名《春晓曲》。杜文澜校《词律》,疑即《纥那曲》之转音。

  诗中“罗袖”,即丝织衣服的衣袖。“动香”,即舞袖舞动,香气飘散。“红蕖”,即红莲,粉红色的荷花。这里比喻舞姿。“秋烟”,即初秋的薄雾,取其透明。“轻云”,即轻薄的云彩,比喻舞姿。“嫩柳”,即柔嫩的柳条,比喻舞姿。“初”,刚开始。这里的“初”,与上句的“乍”都表现舞姿的灵巧、轻柔。

  诗的意思是,舞动的衣袖掀起阵阵香风,衣香体香久久不散。纤细柔软的身姿亭亭玉立,像红莲摇曳在秋雾里。躯体和双臂缓缓舞动,像刚被风吹出山谷的轻薄云彩,又像清风徐起时柔嫩的柳条,低拂池水将影儿映进水里。

  这首诗在表现舞蹈方面十分独到——

  其中前两句, “罗袖动香香不已”,是说绫罗的广袖舞动起来,像阵阵春风吹来,芬芳四溢。古代妇女衣妆多为广袖,加上“罗袖”细软,故舞动起来十分轻盈。“动”,舞动起来。“香”是指舞动时煽出的阵阵香风,带有宫人的脂粉味。由视觉到嗅觉,而且是“香不已”,都是称赞其舞姿之妍。“红蕖袅袅秋烟里”,是说好像红艳艳的荷花在初秋的轻烟里摇动。“出水芙蓉”本身就很美,再加上淡淡的“秋烟”薄雾,就像在轻纱中冒出的玉人,而且在荷风中露出“袅袅”柔美的身姿,就显得更美了。这是用“红蕖”作比喻,形容张云容的舞姿之美。

  后两句,“轻云岭上乍摇风”,是说像岭上聚着白云,风儿忽然吹来立即飘浮一样。“乍摇风”极其形象地写出她突然间飞舞起来,给人带来惊讶之感。这是从动作变换上写张云容的表演艺术。“嫩柳池塘初拂水”,是说像池边嫩绿的柳丝拂着平静的水面。“嫩柳”是喻舞人的娇小美丽,“拂水”指长袖舞动频频轻拂光滑的地面,似“嫩柳”拂池塘之水激荡起无限的涟漪。这句说明张云容舞姿之柔。

  杨贵妃能歌善舞,妙解音律,对舞蹈的欣赏更是独特超绝。的确,只有在音乐舞蹈方面是内行,才能有这样生动的描绘;只有具有诗才,才能用这样优美的文字并以诗的形式表达出自己的感受。

  行宫荒废,诗人咏叹

  行宫作为各代皇帝的临时住所,常常闲置,日久荒废,特别安史之乱的冲击,行宫逐渐破败下去,这些日渐荒废的行宫常常引起诗人对历史或时势的感慨。三门峡区域里的行宫,绣岭宫被后人咏叹的较多。唐陆龟蒙、崔涂、李洞等都有名诗留下。

  唐末著名诗人陆龟蒙写有《开元杂题七首绣岭宫》:

  绣岭花残翠倚空,碧窗瑶砌旧行宫。

  闲乘小驷浓阴下,时举金鞭半袖风。

  《开元杂题七首》是陆龟蒙就开元年间的一些事项发出的感叹。此诗当是针对姚崇在绣岭宫旁乘凉一事感叹,意思是说,来到绣岭宫时,绣岭宫旁边的花已经残败,只剩下花枝花叶在空旷山坡上随风摆动,平时已经没有什么人在这里停留,只有从门窗的玉石装饰上,才让人想起这里是曾经辉煌的绣岭宫。想起当年,姚崇乘匹小马来到浓荫的树下乘凉,手握金鞭的手举动起来,风进入袖子,好不凉爽,让唐玄宗赞赏不已。绣岭宫其他事情随着绣岭宫荒废渐去渐远,只有姚崇乘凉的小事却让人记忆犹新,令有感叹。

  唐末诗人崔涂有诗《过绣岭宫》:

  古殿春残绿野阴,上皇曾此驻泥金。

  三城帐属升平梦,一曲铃关怅望心。

  苑路暗迷香辇绝,缭垣秋断草烟深。

  前朝旧物东流在,犹为年年下翠岑。

  诗中“泥金”“香辇”指帝王、后妃所乘之车。“岑”,小而高的山。此诗感叹,昔日绣岭宫何等辉煌,皇帝在此驻足,歌舞升平。如今此地破败,皇帝、皇妃车马早已不再经过,处处荒草大深,淹没了路径,长满了宫墙,只有东去之水年年从翠绿的绣岭山上流下,仿佛在诉说着那段早已让人遗忘的历史。

  李洞《绣岭宫词》

  关于绣岭宫的诗歌中,最值得人称道的是李洞《绣岭宫词》:

  春日迟迟春草绿,野棠开尽飘香玉。

  绣岭宫前鹤发翁,犹唱开元太平曲。

  诗中的“野棠”指棠梨。“香玉”棠梨的花瓣。香指其味,玉指其色白。李洞,字才江,“慕贾岛为诗,铸其像,事之如神。时人但诮其僻涩,而不能贵其奇峭,唯吴融称之”。李洞生活的晚唐时代社会危机日益深重,国势处于风雨飘摇的危机之中,而唐僖宗荒淫嬉戏,贪残昏朽,更甚于唐玄宗。面对这种情况,诗人借写唐玄宗的荒政误国,以此抒发对当时朝政的不满。

  “春日迟迟春草绿”写游绣岭宫的季节、天气以及满眼新绿的景色。“迟迟”,可推测这是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在一般情况下,“春草绿”应是一种宜人之色,但用于此刻绣岭宫旁,却是荒草萋萋,听不到玉辇鸣銮的荒凉之境。如果说这句还只是通过对背景的联想才透出了“春草绿”的时代气息,那么“野棠开尽飘香玉”的时代气息就更其明显了。唐玄宗前期励精图治,遂成开元盛世,后期迷于声色犬马,讨厌政事,酿成安史之乱。但这些具体过程及其前因后果是无法写到一首小诗中去的,诗人便抓住了绣岭野棠来叙述,手法新奇。“野棠”的“野”字,包含了诗人的无限感叹。“开尽”的“尽”字,道出了无限“芳树无人花自落”之慨。“飘香玉”的“飘”字,蕴藏着诗人无限惋惜之情。原为御地之树,变为无主之林;原为笙管之地,变为无人之境;弟子散尽,香玉惊风;“野”“尽”“飘”三字,写出了无限令人感慨的意境。只迷声色,不理国政,梨未成,梦已绝,君主的荒淫享乐带来了无比深重的国灾民难。

  尾联写出一位白发老人的举动:“绣岭宫前鹤发翁,犹唱开元太平曲。”自玄宗的开元盛日,至僖宗的衰朽之朝,时历一个半世纪有余,活动在开元时代的人,自然一个也没有了。“犹唱”二字,表面似讥老人爱翻陈年老历,唱得不合时宜,实则感慨深远,通过鹤发老人对太平盛世的缅怀,诗人寄寓自己对时政的深沉叹息。

  这首诗的新颖在于诗人写李唐的衰朽,不着一字,而以“绣岭”小景出之。诗四句全是写景,但字字流露出诗人对祖国命运无限关心的真挚感情。这种寄真情于字背,寓深义于眼前的艺术手法,含蓄蕴藉,颇得游刃骚雅之妙。

  据史料考证,唐玄宗虽说开创了唐朝乃至中国历史上最为鼎盛的时期——“开元盛世”,但从开元五年(公元717年)至开元二十四年(公元736年),由于漕运不畅,长安粮食供应不足,唐玄宗带着文武百官来回东巡多达十次。所以起初的二十年中有九年时间,唐玄宗都在洛阳度过,直到裴耀卿被任用,改革漕运解决了粮食问题。十次东巡,是否都要在绣岭宫停留不得而知,但可以想象得到绣岭宫当时有多么热闹。一度辉煌的绣岭宫现在难寻旧影,但与绣岭宫相关的文化是三门峡的一笔珍贵财富,特别是相关诗词几乎篇篇佳作,更值得我们珍视。(文/图 本报记者 刘书芳)


( 编辑:tl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