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2月06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 > 文化 > 正文

风雨不动是崤陵

本报记者 陈林道
来源: 发布日期:2022-11-15   打印

  位于陕州区东南雁翎关关口北的夏后皋墓 本报记者 摄

  崤山古称“崤塞”,是中国古代军事战略重地,以地势险峻、关隘坚固、易守难攻著称,为天下“九塞”之一。崤山中有南、北二陵,其中南陵有夏后皋之墓,北陵有周文王避风雨台遗址。“此去崤函天设险,古来京洛地多尘。”历史的如椽巨笔,在崤山之上留下许多浓墨重彩的篇章。

  行过嵚崟必称险

  崤山,又称嵚崟山、肴山。崤山山脉为秦岭东段支脉,西南—东北走向,延伸在黄河和洛河间,长160千米。崤山高山绝谷,峻坂迂回,形势险要,自古以险峻闻名,是陕西关中至河南中原的天然屏障。

  “嵚崟”本意就是高大、险峻。千百年来,写到崤山险峻的诗句很多。笔者能找到最早写崤山的诗句,是由西晋文学家潘尼所写的《迎大驾诗》,其中写道:“世故尚未夷,崤函万崄涩。”崄涩就是“险阻艰难”的意思,意指崤山山峰险峻、行路艰难。

  要论哪里记载古人对崤山的印象最为清楚,还是得从众多地理专著、古籍中寻觅它的踪影。

  《水经注》记载:“崤有盘崤、石崤、千崤之山,故名‘三崤’,又分东崤山、西崤山,故名‘二崤’。”

  《括地志》记载:“文王所避风雨,即东崤山,在夏后皋墓北十里许。其山幽深可荫,有回溪坂,行者畏之。”

  《读史方舆纪要》中记载:“自新安以西,历渑池、硖石、陕州、灵宝、阌乡而至于潼关,凡四百八十里。其北皆河流,翼岸巍峰插天,约谷深委。终日走硖中,无方轨列骑处。”

  《元和郡县志·河南道一》载:“二崤山又名嵚崟山,在县(永宁)北二十八里……自东崤至西崤三十五里。东崤长坡数里,峻阜绝涧,车不得方轨;西崤全是石坂十二里,险绝不异东崤。”

  ……

  说起崤山的险峻,不得不提的是《左传·僖公三十二年、三十三年》记载的“崤之战”。

  春秋中期,秦国在秦穆公即位后,国势日盛,已有图霸中原之意,但东出道路被晋国所阻。周襄王二十四年(公元前628年)秦穆公得知郑、晋两国国君新丧,不听大臣蹇叔等劝阻,执意要越过晋境偷袭郑国。晋襄公为维护霸业,决心打击秦国。为不惊动秦军,准备待其回师时,设伏于崤山险地围而歼之。十二月,秦派孟明视等率军出袭郑国,次年春顺利通过崤山隘道,越过晋军南境,抵达滑(今河南偃师东南),恰与赴周贩牛的郑国商人弦高相遇。机警的弦高断定秦军必是袭郑,当即一面冒充郑国使者犒劳秦军,一面派人回国报警。孟明视以为郑国有备,不敢再进,遂还师。晋国侦知,命先轸率军秘密赶至崤山,并联络当地姜戎埋伏于隘道两侧。秦军重返崤山,因去时未通敌情,疏于戒备。晋军见秦军已全部进入伏击地域,立即封锁峡谷两头,突然发起猛攻。晋襄公身着丧服督战,将士个个奋勇杀敌。秦军身陷隘道,进退不能,惊恐大乱,全部被歼。秦军通过的“崤山隘道”,地势险要、山峦起伏,窄处只能容一辆马车通行,所谓“车不方轨,马不并辔”。秦军却无视天险,长驱而过,不免成了崤山之险的明证。

  两朝君王吟崤山

  不少君王在写诗时提到了崤山,如唐太宗李世民、明太祖朱元璋等,其中较为典型的是颇具争议的隋炀帝杨广、写诗最多的清朝乾隆皇帝。

  隋炀帝杨广在《冬夜诗》中就提到了崤山:

  不觉岁将尽,已复入长安。

  月影含冰冻,风声凄夜寒。

  江海波涛壮,崤潼坂险难。

  无因寄飞翼,徒欲动和銮。

  诗文的前两联交代了诗人所处的时间、地点、场景:不知不觉一年时间消逝殆尽,(我)又回到了长安城,月光笼罩着洁白如玉的寒冰,朔风呼啸更助长了长夜的凄凉。后两联通过景象表达了自己的心情,(回想返程时)江海波涛汹涌壮阔,崤山、潼关山路陡峭险阻、行路艰难,没有机缘能够展翅飞翔,只想轻轻拨动(皇帝)车驾上的銮铃(即把皇帝应做的事情干好)。

  不难看出,虽然杨广作为皇帝的一生颇具争议,但他的写景诗,渗透了北地新鲜爽朗的文风,突破齐梁诗窠臼,没有沉溺俗套,确实“风骨凝然”。

  乾隆也是在诗中写到崤山的皇帝之一,他在《恭奉皇太后祇谒盛京祖陵礼成回銮途次纪事用平声韵》给予了崤山较高的评价:

  许多行色染征衫,望辇都人喜气咸。

  周览山川识天险,皇图固岂恃崤函。

  诗文开篇描述了乾隆返京的场景:一路车马劳顿、风尘仆仆返回京师,看到(我的)龙辇,京城人们喜气洋洋。后一联表达了他的君王之志:巡视了山岳、江河,看到了众多天险,(我的)皇图大业岂能仅仅依靠崤山、函谷关的险要,表达了诗人准备一展宏图、创造一代伟业的雄心壮志。

  劲草赋情叹崤陵

  “位卑未敢忘忧国”“六十年间万首诗”的南宋爱国诗人陆游,在被罢官十三年后的嘉泰二年(公元1202年)诏返入京,担任同修国史、实录院同修撰一职。编修国史期间,韩侂胄主张北伐,陆游大力赞扬和支持,却有心无力。嘉泰三年(公元1203年)四月,陆游七十九岁,国史编撰完成,致仕返乡,于当年十月写下《感愤》:

  形胜崤潼在,英豪赵魏多。

  精兵连六郡,要地控三河。

  慷慨鸿门会,悲伤易水歌。

  几人怀此志,送老一渔蓑。

  前三联从“地势险要”(即形胜)的崤山、潼水开篇,想到当年赵魏众多的英雄豪杰,又联想到“精兵”和“要地”以及这些地方发生的鸿门宴和荆轲易水悲歌,这些都是引发诗人“感愤”的人与事。大好的河山如今已在异族的铁蹄之下,为什么就没有出现当年那样的英雄豪杰呢?诗人想做樊哙、荆轲这样的慷慨之士,但又深感自己力不从心,心中徒有感愤遣怀。尾联直抒胸臆,直刺朝廷对怀有恢复河山志向的英雄豪杰感到恐惧,并加以排挤,使之沦落江湖,只能做一个披蓑垂钓的渔翁。

  古文运动先驱、唐宋八大家之首韩愈的《送侯参谋赴河中幕》,也用崤山表达了自己的充沛情感。这首诗首先通过和侯继的初交、重逢以至分别的叙述,回忆了两人之间长期来的友谊以及在东都洛阳同游共事的一段美好生活。其次,借侯继前往王锷处任幕职一事,表达了韩愈对藩镇割据的愤慨和对国家统一的希望。诗中写道“别袖拂洛水,征车转崤陵”,通过洛水之柔、崤陵之险,表达了分别之苦、道阻且长。

  风雨崤山写诗篇

  有一个颇为有趣的现象,不知是古时的地理气候原因,还是诗人们想要表达意境、心情,抑或是由于“周文王避风雨”典故,不少诗人在写到崤山时,都提到了风霜雨雪。

  “借”典故中崤山风雨的很多,如“既出封泥谷,还过避雨陵。”(唐朝骆宾王《北眺舂陵》)“辱泥疑在绛,避雨想经崤。”(唐朝元稹《江边四十韵》)“八月天气肃,二陵风雨收。”(唐朝刘禹锡《寄陕州姚中丞》)“洛浦神仙观送客,崤陵风雨避传驺。”(北宋·宋庠《送资政侍读侍郎西赴陕郊》)等,不胜枚举。

  亦有不少诗句通过崤山风雨表达情感,如“双崤飞暗雨,八水冻寒流。”(隋朝虞世基《秋日赠王中舍诗》)“日霁崤陵雨,尘起洛阳风。”(初唐骆宾王《秋日饯陆道士陈文林》)“日下凤翔双阙迥,雪中人去二陵稀。”(唐朝刘长卿《送陆澧仓曹西上》)“崤陵路静寒无雨,洛水桥长昼起雷。”(唐朝刘禹锡《同乐天送河南冯尹学士》)“双壶犹带崤山雪,一酌能消塞北寒。”(宋代张舜民《丞相宠示白羊御酒之作》)“风雨崤渑道,离别秋冬交。”(宋朝晁说之《缺门遇王三兄师文》)……

  要说将崤山风雨描述得生动明了的,明朝诗人王子谦写的《崤陵风雨》当属其中之一:

  崤陵地险当要冲,势与剑阁遥争雄。

  五丁凿山运神力,古路曲折如游龙。

  东风吹云锁苍壁,一雨滂沱阻行客。

  风雨犹存旧日声,昔人避雨成空迹。

  山禽啼处坂转高,马蹄隐隐车劳劳。

  君行过此须努力,咫尺前途如矢直。

  这首诗前几联用生动形象的描述,展现了崤山之险要、大雨之滂沱、古路之曲折,既有比喻又附典故。看似只是华丽的赋诗,却在最后一句拨开云雾:君从崤陵(比喻困难)过时一定要努力,过了此关将会直达美好前程。

  青松来风吹古道,绿萝飞花满崤陵。跨越历史长河,当今天的人们再次走进崤山,“风雨不动,翠绿巍峨”或许是对它最好的注脚。


( 编辑:tl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