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3月04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 > 文化 > 正文

那年,月亮缺了一个角

□烟花三月
来源: 发布日期:2023-09-27   打印

  那年,我和母亲过的最后一个中秋节,成了我心中永久的记忆。

  1986年,父亲离世,对母亲打击很大。从那以后,我们仨就变成了我们俩。1989年,18岁的我选择去县城罐头厂打工,因牵挂母亲,我中秋前夕请假回家看望母亲,100多里路的车程,时走时停像牛一样喘着粗气的公交车,开到家时已是中午。

  天并不凉爽,头顶的太阳还是那么燥热,问过院里婶婶,知道母亲在河边地里掰玉米,把简陋的粗布包放在门前,我撒腿就跑。一里地之外的河边,偌大的玉米地悄无声息,寂静的只有秋虫飞。一人多高的玉米地,散发着密不透风的热气,我破着嗓子,带着哭音大声呼喊母亲,可能母亲年岁大了,她并没有回应。年近70的母亲一个人,又急又怕的我来回在玉米地里寻找,全然不顾干燥的玉米叶子划伤手脸。相邻地块发出轻微声响,我循着声响,看见头发花白的母亲,时而佝偻着腰拽黄豆,时而站起身掰玉米。母亲头上脸上沾染了黄豆叶玉米须,背上的褂子因汗水湿透紧贴。我看着母亲,一时无言。母亲疲惫又欣喜地问我:“你咋这时候回来了?”

  我什么也没说,盯着母亲号啕大哭。

  扶着母亲一路回到那个家,那个只有我们娘俩的家,虽简陋。娘在,家就在。我拿出给母亲买的一包菊花晶和一包月饼,那黄黄的亮亮的晶体被开水冲泡后,马上散发出菊花的芳香和甜甜的味道。母亲爱喝,说是败毒清火。

  那时月工资是15块,买了一包菊花晶、一包月饼、一张车票后,所剩无几。那时月饼一包四个,外包装是黄纸,黄纸上面是一张油光水滑四四方方的红纸,包月饼的是纸绳。我和母亲分吃了一个五仁月饼。我和母亲吃时,我也学着母亲,小心翼翼用手接着,又小心翼翼咀嚼,只怕碎屑掉在地上,美味消失。母亲分给婶婶了一个,又把剩下的两个仔细包起来藏好,说是给她的孙子吃。

  因我回来,母亲笑脸多了,话也多了,说我姐的孩子会叫外奶了,侄子会叫奶奶了。说这些话时,她满脸皱纹像花儿一样舒展。还说等农历八月十五,我再回来时和我一块和面蒸月饼,自己蒸的月饼实惠。她还絮叨着让我不要乱花钱,嫁妆要靠我自己积攒了。为了不扫她兴,我故作轻松:“面包会有的,房子也会有的。您等着,您闺女我有手有脚,难道还挣不出个嫁妆?您放心好了,等中秋节我一定回来和您做月饼。”

  没有以后,也没有如果,我也没有兑现承诺。

  母亲在农历八月十五前两天,突发脑出血,倒在冰冷的地上,待早起的婶婶发现时,已了无声息。

  含泪整理母亲少得可怜的遗物时,一块方方正正的纸包引起我的注意,拆开后,一块月饼露了出来。泪水模糊了双眼,我仿佛看到母亲蹒跚的脚步,花白的头发被汗水打湿贴在脸上……那年的中秋节,是母亲离世后的中秋节,团圆节那都是别人家的节日,与我无关。自此,我们仨成了我独自一人,而偌大的人世间独有明月照我心。

  总想起母亲还在世时,哥未分家姐未出嫁,一大家子在母亲周围环绕,做月饼时的欢声笑语。母亲和面,姐揉面,哥烧火,我认真砸核桃剥毛栗壳……那画面成了最美好的时光,也成如今最美好的回忆。虚虚腾腾的六层月饼在母亲的巧手下散发蒸熟的清香,大功告成,然后放在院中敬月亮。

  每逢佳节倍思亲,我在他乡思双亲。又是一年中秋到,可是我满腹的思念,日常的委屈又能说与谁听呢?每每念及潸然泪下。

  如今身在大海边,遇见风,遇见明月,“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自此,不希望天上月缺,希望地下人间大家享团圆,心有明月常相伴。


( 编辑:tl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