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5月07日
  • 1
  • 2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伏牛 > 正文

父亲的“百草园”

来源: 发布日期:2021-03-24   打印
□刘恋
  
  别人爱种花,父亲却独独偏爱种草。在老家的旧房子旁,有一块杂草丛生的荒地,父亲退休之后,闲来无事,就悉心地打理了一番。春去秋来,四季流转,几年的光景,荒地披上了青翠的外衣,杂草也变成了能治病救人的药草。为此,我调侃父亲,说他“妙手回春”,把荒园变成了“百草园”。
  
  父亲打理“百草园”颇为用心,拓荒时,更是费力。“晨兴理荒秽,戴月荷锄归。”用这句诗来描述父亲的生活,再合适不过。花了大半个月的时间,父亲手拿锄头除草,一点点松土,直至褐红色的泥土渐渐地显露了出来。种植之前,父亲还要再深耕土壤,并深埋基肥。不同于庄稼的种植,为了保证药草的质量,化肥是万万不能用的,父亲便去村头养牛的老张家,使用腐熟的农家肥肥沃这片土地。在父亲的精心护理下,父亲的“百草园”渐渐地初具规模。
  
  每次去看望父亲,他总是要先领着我去“百草园”逛逛。我劝他,退休应该安逸地享受生活,他却回答:“侍弄这些药草,就是安逸!”看着那些长势喜人的药草,父亲总要一边拾掇着,一边饶有兴趣地给我介绍。还别说,在父亲的科普下,我也渐渐地对园中的药草有了认识:开着紫色小花的矮小植株,是紫丁;开着白色毛茸茸的小球,一吹就散,是蒲公英;初开为白色后转为黄色的,是金银花;结圆圆的黑色小果子的,是龙葵;顶着一串绿珠子的,是麦冬……
  
  不同的药草,有着不一样的生长周期,到了一定的时节,父亲的“百草园”陆陆续续会有些收成。在老家,若是父亲夜里听见我房间里传来阵阵咳嗽,第二天清晨,桌上便会多一碗药茶。外出工作,也总能收到父亲从老家捎来的礼物。春天干燥,父亲便寄来蒲公英,说常用蒲公英泡水喝,能很好地预防上火;夏天炎热,金银花芳香通达,疏散风热,刚好合适;到了秋天,他则准备了麦冬,可以养阴生津,润肺清心;冬天寒冷,他就寄来生姜……春来冬往,满满都是父亲的惦记。
  
  父亲的“百草园”,是他退休之后的游乐园,亦是爱的后花园。父亲的关爱就如同那园里的药草,不妩媚,却实在。转眼,又到了阳春三月,一木一草生,适逢药草繁盛的黄金时节,父亲的“百草园”又是一片热闹的景象了,父亲的爱又乘风而来!

( 编辑:ljx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