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5月16日
  • 1
  • 2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伏牛 > 正文

春暖菠菜沟

来源: 发布日期:2021-04-28   打印
□贾淑萍
  
  菠菜沟,我不知道它名字的来历,但是,沟里并没有大片大片的菠菜。
  
  在我的记忆中,第一次走进菠菜沟,是上高中时。和几个要好的同学骑自行车去双庙水库玩,知道了进山的那条沟叫菠菜沟。土路尘土飞扬,曲曲弯弯,擦肩而过有裸露的岩石,沿途村庄没有大片的田地,只有水库所在之处有一丝山清水秀的味道,其余的地方,典型的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北方乡村的样子,没多少美感。
  
  此后的十余年间,隐约记得又去过一次,除了沿途的部分土坯房变成了砖房,部分路面变成了水泥路、砂石路,偶尔有摩托车经过,其他似乎没太多变化。
  
  这两年的某一天,和朋友创作歌曲《第一书记》,需要去菠菜沟采风,带领我们进山的,是该村驻村第一书记——三门峡日报社记者牛富江。常看他的微信朋友圈,内容几乎全是卢氏,最多的字眼是菠菜沟。他对这块土地的熟悉程度和感情倾注,让我这个土生土长的卢氏人都感佩不已。
  
  驱车进山,崭新的柏油路沿河而上,最险峻的那段挂壁公路装上了蓝色的防护栏,山上、河畔,连翘、五味子等产业田一层层、一片片,劳作的乡亲们过来打招呼,掩饰不住的喜悦,牛书记露着一口白牙,笑得花儿般灿烂。走走、停停、看看,小到一户人家,一间房子,大到一个产业,一个项目,牛书记都介绍得仔细认真。牛书记兴奋不已地说,他要把菠菜沟打造成休闲康养的游玩胜地,带动经济发展、群众致富,他的热情和坚定,让喜欢寄情山水的我,多了一份期待。
  
  时间过得很快,又是一个冬季,我在一个极冷的周末,想起了那个期待,于是再进菠菜沟看冰瀑。水瘦山寒,寂静清冽,太阳昏昏沉沉,道路忽明忽暗。转过一个弯,一道夺目的“寒光”瞬间吸引了我,冰雪世界的惊艳,驱走了冬的萧瑟。寒意万里凝,悬崖百丈冰。站在冰瀑下面,仰望瑶树琼林,一份远离喧嚣的出世感,让人的五脏六腑都轻松愉悦。此后的整个冬天,菠菜沟的冰瀑,出现在了很多人的微博、微信朋友圈、抖音、快手等社交平台,也让这条曾经寂寞的山沟,更加红火起来。
  
  前些天,再次走进菠菜沟,春天的山里,小河流淌,温暖明媚,桃花、梨花、连翘花、樱桃花,开得自由烂漫。冰瀑对面的大小木屋已经颇具规模了,牛书记介绍说是红色文化展厅,旁边还会建配套设施,要把这里打造成休闲避暑、参观游玩的好地方。我知道,一份新的期待,值得等待,不会太远。
  
  放眼神州大地,千千万万个和菠菜沟一样曾经贫穷寂寞的乡村,因为一场轰轰烈烈的时代战役、一支有热血有力量的脱贫攻坚队伍、一个有情怀有思想的驻村第一书记、一群有志气有干劲的父老乡亲,才得以战胜贫困,走向富裕,拥抱幸福,迎来春天。无论大笔挥毫,还是细笔勾勒,书写这场人类减贫史上伟大奇迹的,有你,也有我……

( 编辑:ljx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