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5月16日
  • 1
  • 2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伏牛 > 正文

采蕨南山上

来源: 发布日期:2021-04-28   打印
□王瑞虎
  
  故乡的春天像一个身着绿裙的少女,迈着轻盈的莲步款款走来。此时,花香阵阵,鸟鸣声声,几场春雨润泽了干渴的大地,山间的蕨菜也开始迫不及待地拱出地面。
  
  每年这个时候,母亲总要到南山上去采蕨菜,今年也不例外。这不,天刚蒙蒙亮,母亲就提上篮子出发了。母亲已年过古稀,虽然身子骨还算硬朗,但我仍旧不放心,拿个编织袋,也跟了去。
  
  穿过村前的田野,再跳过一条摆石为桥的小河,就到了南山脚下。山上到处是一片生机盎然的绿,空气纯净而清冽。许多不知名的鸟儿在枝头上婉转啼鸣,声音清脆而嘹亮。天鹅绒一样的雾在山间丝丝缕缕地缠绕,把大山装扮得犹如仙境。
  
  来山上采蕨菜的人可真不少。由于山大雾浓,二三十米外就看不到人。彼此之间只闻其声,不见其人。这些采蕨菜的,大多是妇女和儿童,但也不乏像母亲一样的老人。他们一边采着蕨菜,一边拉着家常。还有的女人扯开嗓子和同伴打招呼:“哎——三丫,你那边有吗?”
  
  浓雾深处立马就有了回应:“多嘞,过来采哈!”
  
  “不去啦,这边也多嘞!”
  
  清脆嘹亮的声音穿过重重浓雾,在大山里回荡,听得人心尖儿也颤悠悠的。仿佛他们采的不是蕨菜,而是快乐,一种实实在在地从内心深处迸发出的对生活的热爱。
  
  蕨菜,在故乡又叫拳菜,因刚长出的嫩芽像人握紧的拳头而得名。其茎细秆高,有棕色细毛,嫩叶幼茎可食。故乡人在春季和初夏,常常去采蕨菜那刚刚拱出地面的嫩茎,拿回来洗干净,用辣椒炒了,清香扑鼻,鲜嫩可口。
  
  南山上以前修有许多梯田,现在都退耕还林了,自然就成了蕨菜生长的乐园。我和母亲来到梯田,只见蕨菜的老叶根茎旁,初生的蕨菜一根根在春风里招摇,仿佛绿色的精灵。它们有的刚从松软的泥土里探出头,有的已有一尺多高。刚拱出地面的,像一个个毛茸茸的问号,蜷着身子,肥嘟嘟的;高的,擎着纤细如筷的身子,亭亭玉立,像顶着一个个握紧的小拳头。
  
  小时候,每当到了周末,我和小伙伴们都会早早地起床,背上取出书本的空书包,呼朋唤友地到南山上去采蕨菜。采回的蕨菜到家后在大人的帮助下,入开水锅焯一下,拿出来放阳光下晒干,就可拿到供销社的收购点去卖了。虽然每次换到的都是三块两块的零钞,但我们总是流连忘返,且乐此不疲……
  
  如今,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对这种纯天然无污染、来自大山深处的野菜总是青睐有加。每年不但村里的人去采,就连附近县城里,也有不少人开着汽车来采。他们把采到的蕨菜拿回家,入笼蒸熟,摊到席子上,放到阳光下晒干,就成了秋冬季节吃火锅的好材料。而母亲最拿手的就是清炒蕨菜:取一把新鲜的山蕨菜,洗净切段。锅里倒入素油,待油热起,用花椒大料和红油豆瓣酱炝锅后,倒入蕨菜段。在大火烹制的过程中再依次加入适量的辣椒片、洋葱、蒜苗、葱、姜、蒜、盐等。不一会儿,一盘散发着香气的美味就出锅了。
  
  蕨菜的味道,是故乡的味道,让人永生难忘。

( 编辑:ljx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