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6月24日
  • 1
  • 2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伏牛 > 正文

简单朴素的表达

来源: 发布日期:2021-05-12   打印
□杨莉波
  
  母亲从老家来,刚好赶上了母亲节。老人并不知道世上还有这个节日。所以我几次想说:“母亲节快乐!”但几次又止住了口。那种感觉就像只有我和母亲两个人在场,而我说着普通话一样别扭。我不可能送一束康乃馨给母亲,那样的仪式的确很美,但并不适合我的母亲。
  
  于是,我没有提及任何关于节日的字眼。我决定先带她去吃一次牛排。到了西餐厅,看着那豪华的欧式装修,母亲手足无措。我自然而又耐心地引领母亲坐下,然后招呼服务员点餐。牛排端上来,我给母亲示范如何使用刀叉,并故意装出笨拙的样子,不经意地说:“妈,你看我笨的,还是你切得好,你来切牛排吧。”母亲听到我的夸奖,陡然间有了自信,于是切牛排、吃牛排、喝浓汤,都变得非常自然。走出西餐厅,母亲显得很开心。
  
  母亲晕车,看到车就想吐,我多次游说她跟着我去旅游,但都没有成功。这几天月季开得正好,我就带她去了月季园。她拿出去年才学会用的智能手机,有些不好意思地问我:“我这个手机能不能照相?”我耐心地教她用手机拍照,让她先试着拍一张。她很兴奋,举着手机对着花东一张、西一张地拍着。我怕她拘谨,就让她独自在旁边练习,我在视线所及的地方看着她,并不时地夸奖她“拍得不错”,这让她更有了自信。满园的花在我们眼前,满屏的花,在母亲的手机里绽放。她说回去后让邻居们都看看,言语之间满是欢喜。
  
  进西餐厅,吃牛排,逛公园,赏月季,这对城里的儿女来说,都是平常不过的事情,可对于生活圈子只有豫西小县城的母亲来说,这些生活离她很遥远。我和母亲的人生,像两册书。母亲的那一本是黑白的,我的是彩色的。黑白的,是密密麻麻的字体,如同浸满苦难的艰辛生活。我的这一册,虽是彩色的,但空白的页面不少。那空白处,是浮躁?是虚度?是不肯说累、说疼的城市迷茫?我说不清楚。
  
  因为母亲对弟弟的牵绊,加之故土难离的情愫,我无法说动母亲离开老家跟着我生活。但母亲在身边的这些天,就让我尽心尽力地对她好吧。
  
  我悄悄地买了电影票,告诉母亲说是单位发的,不去看就浪费了。高大上的现代化影院,和小时候在老家看露天电影截然不同,给了母亲新奇的体验。看完电影,我带母亲去风景区坐船。行在黄河之上,凭河临风,遥想童年的洛河,咀嚼那个叫“故乡”的词,看一眼身边的母亲,我觉得这就是我的岁月静好。
  
  父母在,还有来处;故乡在,还有归途。我不可能抛开城里的生活,和故乡相濡以沫,如同我不能让母亲离开老家,完全融入我的生活。但我可以回望故乡,像回味一场场春天的花开;我可以从当下最细小的事做起,比如带母亲去吃一次西餐,看一场电影,坐一次船,教她学会拍照……
  
  这些简单朴素的表达,有着别人看不见但我自己知道的美好。

( 编辑:lipe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