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6月24日
  • 1
  • 2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伏牛 > 正文

故乡的白皮松

来源: 发布日期:2021-05-12   打印
□冯敏生
  
  白皮松是朱阳人的象征。那刚毅坚强、质朴豪放的性格,犹如一位北方汉子,傲然屹立于灵宝朱阳镇南弘农涧河的青山翠谷中。
  
  我从小就对故乡的白皮松情有独钟,并暗生敬意。在贫瘠干旱的土地上,在悬崖峭壁的青岩上,总能看到白皮松那雄姿英发的身影。任凭严寒酷暑的肆虐袭击,任凭风霜雪雨的恣意泼洒,这位刚毅的北方汉子,总是昂首挺胸,铁骨铮铮,傲然苍翠。
  
  也许是大自然的恩赐吧,在“中州名镇”朱阳镇方圆783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分布着马尾松、橡子树、青冈树、刺槐树等众多树种。唯独珍稀树种白皮松,却钟情于伏牛山脉的犁牛河、麻林河、石坡湾一带的奇山秀水。站在白皮松前,仔细观赏,那斑驳美观的树皮,那青翠重叠、如塔如伞的树冠,那洒脱斜展的树枝、短粗亮丽的针叶,尤其是那优美硬朗的树姿,与这里的奇峰、奇岩、秀水、翠竹,相映成趣,蔚为壮观。最令我惊叹的是那白亮亮的树干,故乡人称白皮松为“白袍将军”赵子龙。我曾查阅资料,白皮松被列为国家二级保护珍稀树种,有“白骨松”“三针松”“白果松”“虎皮松”“蟠龙松”等美名。如此传奇的嘉树,足以让我敬仰,连同思念故园那一抹情愫,一同被镌刻在了心底。
  
  驱车行走于南弘农涧河河谷,在奇峰罗列的地方,抬眼四望,一棵棵苍翠的白皮松树巍然挺立。在青岩叠嶂的神女峰上,“松抱柏”的自然奇观,令人惊叹;在风光旖旎的犁牛河畔,“一石三棵松”的迷人风景,让人拍手叫绝。行至宁家湾村前驻足,只见丛丛翠竹环绕的巨石之巅,站着几棵亭亭玉立的小白皮松,一株红艳艳的山桃花陪伴周围,仿佛一幅意境悠远的《松竹桃石图》。登临巍峨隽秀的五峰山、佛山和金屏山,极目远眺,只见绵延起伏的山峰上,白皮松林古朴遒劲,满目叠翠,风骨犹存——在故乡的山冈上,再也没有谁能比白皮松更伟岸英俊了。
  
  清澈的南弘农涧河水,从青山脚下流淌。石崖上白皮松的树影,倒映在水面上,让人忍不住想要去打捞。此时,你会惊奇地发现,有白皮松生长的地方,周围总是会生长着大片青青翠竹。白皮松与翠竹长相厮守,似乎是天生的一对青春伴侣,风雨相伴,肝胆相照,四季常青。
  
  假如你攀登金屏山,还会惊讶地发现,在幽静的白皮松树林里,常常生长着许多兰花草。白皮松落下的松针,腐烂后变成腐殖质黑色土壤,营养丰富,最适宜野生兰花草生长。兰花草在白皮松树林里,清晨呼吸朝露晨雾,中午沐浴林间阳光,夜晚渴饮松风明月。“我从山中来,带着兰花草,种在小园中,希望花开早。”身处异乡的我,每当听到《兰花草》那优美的旋律,就不由想起故乡山岗上那挺拔的白皮松,想念白皮松脚下那一丛丛飘香的兰花草。于是,漂泊的心,又增添了几分乡愁。
  
  故乡的松明火把,是革命的火把。白皮松的树根,含松油高,容易点燃,能制成松明火把。在战争年代,陈先瑞率领的红七十四师来到革命老区秦池、下河、朱阳街等地,乡亲们曾手持松明火把,深夜掩护红军,经蒲阵沟、石坡湾,取道犁牛河,迂回卢灵关,前往革命圣地延安,照亮人们从黑暗走向光明。
  
  故乡的松明火把,也是传播文明的火炬。在困难时期,朱阳老区人民为了积极学习文化知识,白天在田地里劳动,夜晚手持松明火把,聚拢在村里的农民夜校里,学文化、学党的方针政策。乡亲们手持松明火把学文化的故事,还被编成歌谣、拍成电影,在豫西地区传颂。时至今日,故乡以白皮松为荣,积极参与到白皮松天然林的保护工程中去,逐步打造红色山水休闲旅游,真正让家乡的绿水青山变成了乡亲们致富的金山银山。
  
  我愿长成一棵白皮松,骄傲地挺立于青山绿水中,成为故乡一道美丽的风景。

( 编辑:lipe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