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6月24日
  • 1
  • 2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伏牛 > 正文

走进秦池

来源: 发布日期:2021-05-26   打印
□张洁方
 
  太阳是从冠云山顶向下漫灌的,当我们来到秦池的时候,流水般的光已经漫过牛娃岔、反面坨、赵家山、大寨子,只一瞬,秦池便潋滟一池金光。
 
  初闻秦池时,我就思忖,为什么此地叫秦池?难道属于秦地?是个大池子?这个疑问曾困惑我多年,却终无答案。去年,偶然看到卢氏李新治老师的一篇文章,说在原始部落时期,秦池是尊卢氏部落的属地,首领的儿子一个叫秦嵹,一个叫革池。两个儿子分封于此,故名秦池。后来,我翻阅了卢氏地方史志,得以印证。稍有出入的是,卢氏地方史志里记载的是,秦嵹是尊卢氏的一代首领,革池是二代首领。我不知哪个更准确,但肯定无疑的是,秦池在几千年前,就是尊卢氏部落的属地。
 
  几千年沧海桑田,我不知道,冠云山是否长得更高?秦池凹得是否更深?但我相信,在这方古老的土地上,定然会留下许多历史遗迹和美丽传说。
 
  初夏之际,受邀参加两省三县作家釆风活动,地点就在秦池。
 
  上午9时,大巴驶进秦池。站在这片古老的土地上,我看到,四围青山如黛,谷间平野田畴交错,阡陌纵横。现代楼房与青砖灰瓦辉映,时有炊烟升腾。从地形上看,这是一处标准的高山盆地,看起来就是一个巨大的池子,蓄一池阳光,一池古老,一池富足,一池兴旺。
 
  秦池村委会大院坐落在秦池的“池”中央。大院的后面有大片开阔的农田,农田上建有23个塑料大棚,棚里培育的全是烟苗。秦池主要经济收入靠烟叶,每户栽植面积在10亩以上。76岁的许法成老人两个儿子在灵宝市开有药店,日子过得不错,而老人却不愿进城。我问为什么?他说秦池空气好,并且不能让他的地荒了。秦池没有一分土地撂荒,村庄炊烟袅袅,人丁兴旺。我不由思考,究竟是什么魅力,让秦池人如此心甘情愿地留在故土?
 
  秦池四围的山梁向下延伸时,或直或弯,小心翼翼,仿佛生怕搅动池中的宁静。它们无一不掌握着延伸的度,该驻足时,戛然而收,绝不再往前一步,给“池子”留下足够大的空间;那一道道梁以及被一道道梁分割的一道道洼,皆面朝“池”内,仿佛无数条龙伏在“池”边饮水。部分裸露的岩面,像是经过海水的漫长浸泡。我猜测,或许在亿万年前,这里曾是大海底部,由于地壳运动,秦池才成了高山盆地。
 
  生长于马沟的一株白皮松,据说已有四千年树龄,相传是尊卢氏首领秦嵹所植,算得上秦池文明的“活化石”。它的虬枝劲干直指云天,将四千年的时空拉近又推远,将四千年的日月精华吸收又吐纳,长成永恒,长成不朽。
 
  傍晚的秦池很美,美得连太阳都不忍下山。有风吹来,把太阳吹落进索峪河中,刹那,索峪河变成一条红丝带。之前我想不通,一条宽不盈丈的索峪河,怎么就滋养了几千年文明?走近秦池、爱上秦池之后,我有了答案。

( 编辑:lipe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