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8月05日
  • 1
  • 2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伏牛 > 正文

父亲的村庄

来源: 发布日期:2021-07-14   打印
□陈保峰
 
  当城市的喧嚣在夜色中睡去,那一颗颗漂浮不定的心也逐渐归于平静。灯光下,我用笔尖和父亲的村庄对话,就像儿时的夏夜,静静依偎在父亲怀里,听他讲后山的树和地里的庄稼。午夜的村庄,像是一个沉睡中的老人,安宁、静谧,我能听到她均匀的心跳以及平静的呼吸。许多年以后,夜空下的父亲,在我的记忆里慢慢老去,孤独地守望着那一片宁静。
 
  长满青草的山间小路上,铺满了细碎残阳,父亲抽着旱烟、扛着锄头,影子被落日拉得好长,仿佛长过了几个世纪的时光。淡蓝色的炊烟从屋顶飘起,在黄昏的村庄升腾,灶房间的香味和锅碗瓢盆声,伴着蓝悠悠的炊烟从屋梢缓缓弥漫了整个村庄,父亲仰头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说了句“好香”!
 
  庄稼地里,那翠绿的颜色,明亮地照耀着父亲的眼睛,似乎每一片叶子都是一个绿色的精灵。转眼到了秋天,四野一片金黄,微风吹来,层层金浪翻涌,沉甸甸的谷穗摇摆着丰盈的身躯,像一群欢乐的精灵在父亲的心里跳起了丰收圆舞曲。也就是在那个秋天,我走出了村庄,父亲站在山岗上目送我离开,一句话也没有说。我独自走在雨里,撑一把小伞,任由思绪像雨滴一样飘落而下,直到雨水和着泪水模糊了视线,空旷的山岗上只剩下父亲孤零零的身影。
 
  太阳把最后的余晖照射在林子里的树枝上。被夕阳环抱的小院让人如醉如痴,余晕透过层层树叶洒落在青灰色的房舍上,给小院涂上一层橘黄,缕缕炊烟中,几只燕子从空中掠过,地上觅食的鸡鸭悠闲地在门前散步。当最后一缕晚霞隐去,叮叮当当的牛铃声中,父亲佝偻的身影再次蹒跚在空寂的山间小路上。
 
  月亮像父亲刚从土里刨出来的珍珠,镶嵌在天上,白纱一样的月光将村子包围了起来,整个村庄都沐浴在柔和的月色里。月光缓缓在田野里流动,一切都那么安静,似乎整个世界只剩下它那沉稳的心跳和轻轻的脚步。弯弯的小溪、静静的村庄、窄窄的小桥构成了村庄诗意的轮廓。我捡起思绪,连同村庄父亲的身影收藏进甜蜜的梦乡,老屋的房檐下,那只晚归的燕,还在翘首期盼幼鸟归来……

( 编辑:ljx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