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2月26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 > 伏牛 > 正文

以爱之名

□叶灵
来源: 发布日期:2023-08-30   打印

  母亲把身子微微前倾,我从盒子里取出那串珍珠项链,仔细地帮她戴在脖颈上。

  一颗颗浑圆白润的珍珠,散发着柔和的光泽。母亲脖上已松弛灰暗的皮肤,顿时显得光彩耀人。

  “好凉润啊,真是大海里产的珍珠!”母亲看着镜子,有些兴奋。

  “嗯,我亲眼看着人家从河蚌里一粒一粒挑出来的。”我赶紧点了点头。

  母亲总是很朴素,我从未见她穿过色彩艳丽的衣服、戴过任何首饰,化妆就更别说了。我只知道母亲一直珍藏着一对银手镯,椭圆形的半环状,已磨得溜光,可她从未舍得上过手。她说,这是奶奶传下来的。

  受母亲的影响,我对首饰之类的也没有多少兴趣,总觉得首饰会增添些许庸俗之气。唯一一次戴首饰的,就是结婚那天。

  母亲的珍珠项链是我从北戴河买的。海滨之城除了咸咸的海风和美味的海鲜,最多的就是路边琳琅满目的珠宝首饰店了。

  对于我这个一直生活在内陆城市的人来说,这里的风情让我感到新鲜和好奇。比如走在大街上,随意就会看到三三两两的人,穿着泳衣,披着浴巾,说笑着去海边游泳。

  每天傍晚时分,我总喜欢去海滨边的晚市。晚市上有许多小贩。我常常在一个个摊贩前蹲下来,从一大筐贝壳里,兴趣盎然地挑选着各种奇形怪状、颜色纷呈的贝壳。然后抱着一堆贝壳,孩子似的一个个地研究——这些贝壳是大海的耳朵,里面一定收集着许多美丽的传说。

  一个中年男子身旁放着半筐河蚌。他正在用小刀撬开河蚌的外壳,从蚌肉里取出一粒粒白色的珍珠。他把珍珠放在木板上反复比较,把个头差不多的放在一起,然后打钻,再用细线一个个串起来。我很好奇,看着一颗颗饱满润滑的珍珠,不得不惊叹大自然的神奇。原来,当河蚌的外套膜受到异物侵入刺激,却无法将它排出时,就必须经历很长时间的磨难,才会形成一颗颗有机物宝石——珍珠。我想,生产珍珠之地一定是自然造化之地。

  不知怎的,珍珠师傅突然停下手中的活计,盯着我的脖子看。我有点诧异,赶紧擦了擦脖子。师傅却笑了:“你这串珍珠项链不是这里产的,不过品质挺好的。”

  我这才恍然大悟。原来,他在研究我戴的这串项链呢。这次出门前,我收拾行李时,无意间看到这串珍珠项链,就顺便装在了包里。

  这条项链在衣柜里搁置二十多年了。二十多年前,老公去杭州出差时特意为我买的。那时我们刚参加工作,每月仅有三百多元工资。为了买这条项链,他竟然花掉了多半个月的工资。我得知后,心疼得不得了,一见面,就劈头盖脸地训了他一番。然而,心里还是蛮开心的。毕竟女人嘛,都有那么一点点小虚荣。只是,除了庄重的场合,我很少戴。

  终要返程了。我一一清点着给家人准备的礼物:给儿子带了一个大大的海螺,给父亲准备了几包熏烤的鱼片,给姐姐带了一个用许多碎贝壳粘成的工艺品……给母亲带点什么呢?这下可难住了我。对海鲜过敏的母亲,在这海滨之城,似乎珍珠首饰成了没有选择的选择。但我知道母亲的脾性,要是她不喜欢的,你就是买了,她也要想方设法地退掉。万一她不喜欢珍珠呢?

  转了一个又一个珍珠首饰店,看着一串串散发着圆润温婉光泽的项链,我愈加喜欢这种原生态的首饰了。

  当一颗平凡的沙砾,进入珠蚌的那一刻起,珠蚌就开始了对自己的考验。它用海水滋养灵魂,用静默洗涤凡尘。春去秋来,寒暑几易,等到珠蚌开启的那一刻,它便以超凡脱俗的华彩,惊艳世俗的目光。珍珠的隐忍之美,以及历练之后的光华,不觉间深深拨动着我的心弦。

  女人的一生如果只能拥有一件珠宝,那必定是珍珠。这是戴安娜王妃说的。珍珠虽没有钻石的耀眼和水晶的剔透,但它的温润与高贵却令人着迷。

  母亲一生朴实无华,她用一双勤劳的手,把十几口人的大家庭经营得井井有条,长幼、妯娌之间相互谦让,和睦相处。母亲一生谦卑却又高贵,坚韧而又温和——她早该拥有一条属于自己的珍珠项链了。

  经过反复挑拣,我终于选了一条满意的项链——几十颗珍珠,每一粒珍珠都饱满温润,颗粒偏大,更能与母亲的温和柔美相配。

  “这项链肯定很贵吧?”母亲果然问到了价钱。

  “贵啥?一点都不贵。人家就在大海边住,到处都是河蚌。就像咱们这里到处都是苹果树一样。”

  “那你花了多钱?”

  “才一百多元。”我故意装出不屑一提,以掩饰这个缩了很多水分的数字。给母亲买东西,这是我惯用的“伎俩”。许多次,我常为“忽悠”母亲成功而窃喜。否则,她会为此心神不安地纠结好些天。

  “真是,你又花闲钱。我从来都不喜欢戴什么首饰。不过,这个价钱买条真的珍珠真不错。”母亲半是责怪半是赞叹地笑了。

  “你看看,这串项链配我哪件衬衫好看……”

  珠宝自古以来是人世间珍贵的东西,因产地成色等不同,价格也不同。我给母亲的与老公送我的,虽然从材质品色来说都是再普通不过的珍珠,但就是这普通的项链,却承载着彼此内心最珍贵的东西。

  河蚌因长久的磨难,最终成为美丽的珍珠。而人活着,也只有经过世事坎坷与漫长光阴的磨炼,才能洞悉生活的要义,达到知性通透。其实在我心里,一直都小心收藏着这样一条无比珍贵的项链——那是母亲用无以计数的爱磨成的一粒粒珍珠所串成的项链。

  今年夏天,母亲早早拿出项链,仔细擦拭好几遍后,才小心翼翼又珍而重之地戴在脖子上。


( 编辑:tl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