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2月26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 > 伏牛 > 正文

打秋枣

□温圣魏
来源: 发布日期:2023-08-30   打印

  老家凤岗横岭,土地贫瘠,最适宜种枣树。据爷爷说,家里占地十多亩的枣子园是祖辈种的,至今有130多年的历史,传了五代人。近几年来,乡村振兴建设和机场搬迁征地,老家泥房全部已拆,唯有那片枣园,还可以见证历史的印迹,勾起我对童年无限的遐想。

  农谚说:“八月剥枣,十月获稻。”秋枣的节令感极强。小时候,每到秋枣成熟的时候,父亲总要带我们回老家打秋枣,打枣子是一年到头的一件大事。每到这时,爷爷总是早早准备好竹竿、箩筐等工具,抽着旱烟,早早地在枣园旁等我们回来。记得从5岁开始,我们兄弟姐妹每年都会回老家打枣,直到我参加工作。枣子成熟的季节是童年最快乐的时光,枣园留下了我无数欢乐的笑声。

  枣园里的枣树有一百多棵。每到春暖花开,整个村子都笼罩在清香中,枣花最招蜂引蝶,每年的“五一”前后,枣园便成了蜜蜂的天堂。这时节,枣树碧绿的叶子间正盛开着黄绿色的枣花,枣花的芬芳弥漫整个村庄,蜜蜂飞来飞去忙个不停,在满枝的绒花上粘满两腿花粉就飞回蜂箱,酿出最沁人心脾、香甜醇厚的枣花蜜。

  初秋,枣子由青绿色变成红褐色,郁郁葱葱的枣枝上挂满红玛瑙般的枣子,晶莹剔透,讨人喜欢,整个枣园简直就是一曲溢彩流韵的乐章。

  枣园是捉迷藏的好地方,密匝的枣树挤挤挨挨,很好藏人,孩子们有时猫在树垛下,有时爬到树梢上,发现目标,你躲我追,嬉闹欢快的氛围成为儿时的一道风景。低垂的枣子红一半,青一半,煞是好看,一串串枣儿就在头上,玩得饿了,只要张开嘴,枣子就“跑”到嘴里了,咬一口,又脆又甜。

  枣园是听故事的好地方。晚上,爷爷总喜欢搬出靠背凉竹席,摆上一壶清茶,给我们讲故事,讲累了,叫我们躺在凉席上数天上的星星,数着数着,我们就进入了甜美的梦乡。

  几场雨下来,枣园更是富有诗情画意。记得清末无名氏诗曰:“春分一过是秋分,打枣声喧隔陇闻。三两人家万枣树,田头房脊晒红云。”到了中秋节前后,枣子挂满枝头。风儿摇曳,枣儿从高高的树梢上落下来,第二天早上,地面像铺了一层红地毯。最有趣的就是打枣和拾枣的时候。据说枣树打得越狠越重,第二年就越丰收。大人们站在枣树下,挥舞着长长的竹竿,噼里啪啦地狠狠抽打,小孩子在树下捡枣子。枣子像一颗颗“炮弹”落在地上,我们一边抱着脑袋躲闪掉下的枣子,一边抢着捡地上的枣儿……

  家乡流传着许多关于枣的俚语:“一天一个枣,大夫不用找”“一日三枣,长生不老”“五谷加红枣,胜过灵芝草”等,而每逢重大节日更是缺不了枣。腊月熬粥,枣是不可缺少的;春节做年枣糕,意味着来年幸福和吉祥;哪家的儿女结婚,枣更是吉祥的象征,男方的“扛盒”和婚床上,必放上红枣不可,希望一对新人早生贵子,早立家业。

  漫步枣园,阵阵枣香飘来。我常想:枣树没有松柏高大,但有松柏的气节;没有杨柳妩媚,却有杨柳的坚韧。它生于贫瘠的土地,奉献出香甜的果实,这就是家乡枣树的品格。品尝着甜甜的枣儿,家乡就在身边,枣园就在身边。


( 编辑:tl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