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2月29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 > 伏牛 > 正文

母亲的味道

□程广海
来源: 发布日期:2023-09-06   打印

  开学快两个星期了,我准备召开一次初一新生家长见面会。粗略算了一下,虽然有一半的学生父母外出打工,但至少能让爷爷奶奶或其他亲属来参加。离开会还有三天,唯独王春芳没有报家长名单,不知谁会作为她的家长参加这次见面会。

  下午自习课结束后,我把王春芳叫到办公室,仔细询问她的家庭情况后才知道,王春芳的母亲在她七岁时就因病去世了,父亲远在天津打工,一年中只有春节时才回家一趟。而和她相依为命的爷爷,是一个残疾人,无法来参加家长见面会。我看着眼前的这个孩子,不知是因为对亲人的思念,还是因为没有家长参加这次见面会而感到难堪,她的眼里已有泪花闪烁。我摸着她的小手,轻轻把她搂入怀里,心里满满都是爱怜:“没关系,以后每次家长会老师替你参加,好吗?”

  虽然家庭条件不好,但春芳性格开朗,也是个争气的孩子,在学习上刻苦努力,成绩在班级中名列前茅。由于我教的是语文课,就让她担任了语文课代表。由此,我和春芳的接触多了起来。

  一开始我没有注意,后来,我发现她每次把班里的语文作业本交到办公桌后,总是磨磨蹭蹭地和我说话,有些不愿离去的样子。

  一个周五下午,寄宿的同学们都回家大休了,春芳把一摞作业本放到我办公室后,问了我一些学习中的问题,在和她交流的时候,春芳总是有意无意地往我身边靠。我看了她一眼,问:“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吗?”

  她羞怯的脸上露出一丝红晕,嗫嚅道:“老师,没有了。”然后转身离开了。

  作为班主任,我每周一下午要督查女生宿舍的卫生情况,有一天,我刚走到宿舍门口,碰到打水回来的春芳,她走到我面前,吞吞吐吐地说:“老师,您……您能帮我洗洗头吗?”我说:“好啊,洗完头,老师还会把你的头发扎成一个漂亮的小辫子呢!”

  看得出来,春芳十分享受洗头的过程。宿舍的女生听说我要给春芳扎辫子,都叽叽喳喳地围过来看。不一会儿,两条别致的小辫子扎好了,在女生们一阵阵的欢呼声中,一种与生俱来的母爱荡漾开来,使我觉得这是一个特别幸福的时刻。

  一个星期过去了,春芳还留着我给她扎的小辫子发型。那次交完作业后,王春芳望着我说:“老师,这还是您给我扎的辫子呢,我一直不舍得动。”

  我感到有些奇怪:“为什么?”

  春芳说:“我觉得,老师给我扎的辫子上,有一种特别的味道和气息。”

  “特别的味道和气息?”我一头雾水。

  新学期很快就要结束了,在迎接新年的主题班会上,我要求每位同学说一句话,表达一个祝福心愿或表演一个文艺节目。主题班会气氛活跃,在进行到一半的时候,我有些疑惑,王春芳平常那么开朗,这会儿怎么不积极了?我不断地向她看过去,她似乎也看到了我的眼神,只是朝我笑笑。

  全班四十五名同学,王春芳是最后一个发言的。我站在同学们中间,看到她缓缓从教室的一边走到我身边,对我说:“老师,我能抱一抱您吗?”

  我愣了一下,随即张开双臂。

  王春芳紧紧地搂着我,有些害羞地趴在我的肩头说:“老师,您第一次把我搂在怀里的那一刻,还有您给我编的辫子,都散发着妈妈那久违的味道,那么温馨,那么温暖,那么亲切。”

  我再一次将她紧紧搂在怀中,眼里已泛起点点泪花。


( 编辑:tl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