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3月03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 > 伏牛 > 正文

天鹅恋

□徐新格
来源: 发布日期:2024-01-31   打印

  老白在饭店一楼找着了“侯天宇、赵甜甜喜宴请上二楼上阳厅、虢国厅、砥柱厅入席”的告示。王会计在礼桌上记账,老侯夫妻此时不在。

  “老王快点记,我有事急着走哩。”老白担心遇到更多的熟人,“这是我老两口的200元,这是我替姑娘白洁上的500元。”

  “呀,这不是老白吗!”真是怕啥来啥,退休的老钱一把拽住老白,“今天咱们喝的是老侯的喜酒,哪天大家能喝上你家白洁的喜酒啊?”

  老白最怕聊女儿,嘴上胡乱应付着催老伴儿回家。老伴儿不愿意,刚上礼700元咋着也得让嘴巴和胃沾沾喜气儿。正好,老侯夫妻俩返回大厅,热情地催促老白两口上楼。

  老白不顾老伙计们的埋怨,丢下老伴儿独自“逃离”了饭店。来到街头小花园,老白越想越生气,掏出手机拨通了女儿的电话:“今儿个天宇结婚哩,也替你上了500元。我就想知道,你啥时候能领个女婿回来?”

  “知道了爸,我个人的事您俩少操心,该吃吃该喝喝,得空西安城里逛一逛,或者东北雪乡浪一浪……”白洁应付爸妈的催婚有一套。

  “你知道吗?局里不管谁家谢客我都不敢上桌,每次都是礼一上就‘逃跑’。因为我害怕被人说‘姑娘大上海混了十年连个对象都没有’……”老白这边正教育女儿,突然碰到了老莫。

  老莫用手一指老白,唉——

  老白挂了女儿白洁的电话,用手一指老莫,唉——

  两人有着同样的“心病”,老莫的儿子技校毕业后在北京也快二十年了。

  “你家小子不赖啊,听说在北京开公司呢。”老白说。

  “他就是建故宫我都不稀罕!刚才上礼时被老钱挖苦了半天。”老莫说。

  “你家小子跟我家白洁……咋样?中不中?”老白猛然想起两家同一个小区,俩娃从小学到初中形影不离,也能玩到一起。

  “嗨,你家白洁多优秀,上的是名牌大学,毕业后又读成了博士,我们‘癞蛤蟆’……”老莫把白洁比作白天鹅,只是这话有点失礼。也难怪,平时老伙计们开玩笑叫老莫“癞蛤蟆”。

  “哈,看你那样!回去跟你媳妇商量商量,我媳妇这儿保准没问题。”老白心里舒畅了,大步流星逛商场去了。

  晚上,老莫和老伴儿商量后难掩心里喜欢,直接拨通了儿子的电话:“你和白洁有联系吗?我看你们俩就挺好的,要不谈谈?”

  “一直有联系呢,我们俩谈?不可能,俺俩是好哥们!”儿子莫金说。

  白家这头也是欢喜不已,莫金这小子是他们从小看着长大的,一米八大高个,心地善良挺上进。撮合孩子们这事得抓紧,别晚了让别人抢了先。

  莫金从北京回来了,说是想了解了解青年回乡创业的优惠政策。好说歹说,白洁也同意回来看看。

  大雪下了一天一夜,小城银装素裹更加迷人。不料,老白两口跌了一跤,都摔坏了右胳膊。老莫和儿子忙前跑后,招呼着老白两口住进了医院小单间。这当口,白洁的高铁也该到站了,莫金负责把白洁接到医院。

  莫金和白洁从小玩到大,两人一直有联系,甚至失恋都会把对方当成出气筒倾诉和发泄。

  出站的人群中,莫金一眼就认出了白洁。

  “宝轮寺塔镇河妖,砥柱中流定乾坤。”白洁说。

  “人门巍巍系我心,神门鬼门牵我魂。”莫金回。

  “惊闻爹娘住院?此事当真?”白洁问。

  莫金帮忙放好了行李,说:“别贫了,我这就拉你去医院。”

  进了病房,俩孩子床边一围,老白和媳妇越看越喜欢。

  “金子这回停多长时间啊?”老白问。

  “一周。除了了解咱市对青年回乡创业都有哪些优惠政策外,主要是接待一下北京的30人摄影团,他们专门来咱天鹅湖拍摄白天鹅。”莫金说。

  “对,你跟白洁一起咨询,我和你爸都希望你们回来,建设家乡离不了你们年轻人啊!北京人来拍白天鹅?那不是吹哩,咱三门峡的白天鹅享誉海内外。”老白说。

  自俩年轻人进屋,白洁妈妈的目光就没从莫金身上挪开过,她半开玩笑半当真地说:“金子、白洁,干脆你俩凑一对得了!”

  “我才不稀罕哩,癞蛤蟆吃天鹅肉,他想得美。”白洁嘴上这么说,一朵红云早飞上了脸。

  老白听到走廊里老莫的脚步声,赶紧打趣道:“白洁想去看蛤蟆塔?好说,我和你妈点滴也打完了,一会儿让金子陪你去天鹅湖国家城市湿地公园,听说白天鹅都一万多只了。”

  “哪怕白天鹅把湖里都落满,我莫家就稀罕白洁这一只。”老莫开心地接住了话茬。


( 编辑:tl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