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7月14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 > 伏牛 > 正文

一份暖心饺子

□杨立英
来源: 发布日期:2024-02-07   打印

  在我的人生长河里,吃过无数次饺子,最令我难忘和感动的还是庚子年大年初一,在病房里吃过的一次饺子。

  那年的除夕我值夜班,老公带着女儿回了老家,我去医院接班。走在空荡荡的大街上,五光十色的彩灯和空中绽放的烟花,张扬地渲染着节日的气氛。我换上隔离衣后,进入封闭的工作区,室外的热闹一下被隔离出去,瞬间恢复到日常的节奏。交接班时,我感觉有双眼睛一直追随着我——他是我分管的病人张大爷,一月前因心肌梗死两次出现心脏骤停,经过多科室联合抢救,才把他从死神手里强行拽了回来。其间,他的病情多次出现反复,气管切开、呼吸机辅助呼吸,各种管路、药物,维系着他的生命。张大爷见我忙完,着急地示意我,我连忙问道:“大爷,您哪儿不舒服吗?”他打着手势,要我拿写字板和笔。张大爷自从气管切开后,无法言语,只能靠书写表达自己的需求。

  住进ICU室的病人,就像被挂在维持生命的机器上,身上多插有几种管路。面对生死离别,身边无一亲人,那种恐惧和孤独,是常人难以想象的。其间,病人的吃喝拉撒均靠护理人员协助完成。我也在多重角色中不停地转换,一会是实施治疗和护理的护士,一会是更换尿布、清理呕吐排泄物的护工,一会又是喂饭喂水洗脸擦背的家人,像陀螺一样不停旋转。张大爷是坚强的,也是幸运的,当从死神手里回来后,他紧紧抓住我的手,就如抓住生命的希望。我安慰他说:“您闯过了一关,会好起来的!”大爷的眼里蓄满了泪水。身患重病的人,善于从我们细微的表情和言语中捕捉病情的信息,我习惯性地在给病人做治疗和护理时,尽可能多地给予鼓励和安慰。一句简单的话,一个温和的眼神或一个简单的手势,却有可能产生意想不到的效果。张大爷病情好转后,看我的眼神,多了许多信任和依恋。

  当我把笔和写字板放到张大爷手里时,他费力地写下一句话:明六点前来,准备4个人水饺,我正常。我把写字板转交给家属,跟他们一再强调我们有工作餐,不用麻烦。但大爷的儿子还是在早晨六点前,准时按响了门铃,把一盆饺子强行塞进我手里。揭开层层包裹的笼布,一个个饺子像黑暗夜空里闪光的星星,漫过忙碌和疲惫,瞬间温暖和照亮了我的年。

  在春节的传统习俗里,大年初一吃饺子,有喜庆团圆、吉祥如意的寓意。张大爷自己不能进食,却挂念着让我们值守人员吃上大年初一的饺子。那一刻,我感觉他们送来的不仅是一份饺子,也是一份沉甸甸的情意。事情虽已过去四年,但那饺子的味道,我一直深深地记得。


( 编辑:tl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