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3月03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 > 伏牛 > 正文

塬上的雪

□李健
来源: 发布日期:2024-02-07   打印

  新年在即,雪花飘飘,我又想起豫西塬上的雪。

  塬上的雪有着与自己体量不符的飘降。她是分散的、小巧的、轻盈的、柔软的,仿佛白天鹅轻轻扇动着翅膀,从高空用一个轻巧的滑翔悠然飘落下来。

  这样的雪,不仅在黄河岸边悠闲飘荡,也出现在塬上地坑院,凝结成崤函儿女最快乐的记忆。

  飘雪的日子不乏浪漫。总有成双结对的小情侣,在飘雪的日子漫步于塬上银色的世界,来一场无拘无束的恩爱秀,忘却尘世的烦恼和喧嚣。

  天地间飞雪漫舞,洁白的“六角花”越来越密,花朵越飘越大,仿佛月宫里的吴刚窃笑着摇落玉树琼花。浪漫的男孩伸手去接空中的雪瓣,却因为暖暖的爱意,还没将“雪玫瑰”送给心上人,转眼雪就在手心融化……

  飘雪的日子,塬上有时会出现“太阳雪”的奇观。天空挂着太阳,一片云朵就能招来一阵飘雪,飞舞的白雪映衬着金灿灿的阳光,宛如天上的白蝴蝶闪着春光,不经意间把吉祥送到人间。

  地坑院的雪,曾是塬上人对冬日的期盼,天虽很冷,风虽很大,但人们不觉得寒冷,脸上绽放着灿烂的笑容。塬上人踩着落雪,留下的脚印深深浅浅,深的是塬上故事,浅的是烟火岁月。不怕冷的娃娃喊着“下雪了,下雪了!”在塬上蹦蹦跳跳,声音充斥着地坑院的每一个角落。

  雪落一夜,翌日,推开房门,地上铺了一层厚厚的洁白。塬上白雪如棉,树上晾挂羽衣。远望,旷野苍茫,起起伏伏的田间,像聚集了一窝又一窝毛茸茸、白生生的小懒汉。

  太阳出来了,孩子们开始吵吵闹闹地堆雪人、打雪仗。地坑院边缘的积雪开始融化,滴滴答答连珠带串的“天泉”往下落,一棵失重的枣树抖了一下弓样的身子,一枚枚雪球不断滚落,呼呼啦啦。

  漫步空旷的塬上,凝神细思,这奇妙的大千世界,没有一种花能如雪般轻盈、洁白,也没有哪一种颜色,能像雪一样将万里河山装扮得如此妖娆。雪是冬日地坑院的灵魂,用纯洁在塬上舞动着优雅的身段,弹奏着醉人的乐章。


( 编辑:tl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