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5月23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 > 伏牛 > 正文

种菜记

来源: 发布日期:2024-05-15 作者:□丁杰  打印

  入秋,我在一小块空地撒上菠菜种子,又用喷壶浇了水,便打起了如意算盘。想象碧绿的菠菜贴着地面长得又肥又大,到那时正逢过年,可以吃个火锅,肥嘟嘟的“红嘴绿鹦哥”现挖现涮,还不一个个争着抢着?想想就欢喜。

  从那日起,我有空便去地里看看,时不时洒洒水。堪堪一月将过,心里的菠菜已长得葱葱茏茏,眼前的土地仍旧光板一块。生怕眼力不好,又弯腰俯身细细搜寻,哪里有一丝儿菠菜的影子?

  恰好有人路过,忙拉住请教。来人一看,随即拍手大笑。我愣住了。那人说,你把种子撒在这硬邦邦的生地咋成?我茅塞顿开,看来,要想种植,第一步必须“开荒”。

  三百六十行,行行有门道。我第一次种菜,种成了一则笑话。

  隔年春,遵从指教,买了农具,深挖翻土,清理出两车斗碎砖瓦砾,疏松土疙瘩,拌入豆饼。磨破了手皮,累痛了腰,也体会到了“春耕”的艰辛。

  由于地方狭小,需要在有限空间合理布局。便种了辣椒茄子,撒了苋菜种子,四棵黄瓜秧只能栽在靠近绿篱的狭长地带。我又网购了好看的爬藤架,为黄瓜搭起架子,穿插着栽几棵欧月、绣球,这样做是为了园子美观。生活处处有美学,我凭借与生俱来的爱美之心,把方寸之地装扮得花是花,菜亦如花,幸福指数陡增。

  这一次种菜,竟种出了许多惊喜。

  发芽了,细密密红紫一片。

  长高了,又多出几片叶子。

  辣椒最先开出小白花。

  茄子也撑开了粉紫的小雨伞。

  黄瓜舒展嫩绿的触须,奋力往高处攀。

  风来了,雨来了。蜜蜂来了,蝴蝶也来了。

  白头鸨、乌鸫鸟不时拜访,麻雀干脆在檐下安了窝,珠颈斑鸠曳着婀娜的身姿从从容容自柴门进进出出,似在宣告,它才是主人。

  忽一日,小辣椒、小茄子、毛茸茸的小黄瓜长出来了。

  花果一天比一天多,多到没有心思再去数它。

  我像个等待丰收的老农一样喜不自禁。

  中午吃什么呢?拎个篮子到小园。打开喜欢的音乐,边听边采摘,苋菜、茄子和黄瓜,得用剪刀。辣椒好像是被谁预先安在枝杈间的,只需反向轻轻一掰,便完完整整掉下来了。采摘的过程美好,有一种温存幸福的满足感。一小篮绿色无公害蔬菜,是一篮子紫幽幽、翠生生的温情笑靥。

  朋友来访,先不必泡茶,随手摘一根黄瓜递上,同时递上的还有一点小得意。可是朋友并不领情,偏要自己亲手摘。说,你剥夺了我采摘的快乐。哎呀,这个帽子扣得不小。

  孟夏的清晨,照例在小园转悠,发现漏网之鱼——一根粗过手臂的黄瓜,一时惊讶得合不拢嘴,像捡到宝贝似的。隔日,又发现两根超级大的。怕是太老了吧?可是,怎么舍得丢弃?不如一试。

  中午,做砂锅炖排骨。黄瓜去瓤留皮,切均匀长条,待排骨九成熟,将瓜条皮朝上齐齐盖住排骨,稍炖片刻,排骨熟透,黄瓜也已酥烂。掀开锅盖,黄瓜愈显青绿,芬芳四溢,且香气融入汤中,消解了排骨的油腻,十分勾人食欲。

  搛出一块瓜条,瓜肉入口即化,而瓜皮完好、薄极,迎光照亮,如古雅宣纸一般。暗想,这薄薄的纸片可写得下风雨阴晴半世寒暑?坦然一笑。

  炎热夏季,与一道菜的偶遇,真是望外之欢。

  这是我们的日子,恬静、芬芳。


( 编辑:tl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