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6月16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 > 伏牛 > 正文

义士赋

来源: 发布日期:2024-05-22 作者:□孟爱荣  打印

  义士者,仁人也,以爱人为尚,以舍己忘利为德。义士之为人,可利国,如介子推之割肉,焚身于绵山,重耳称霸;义士之行事,能利人,若信陵君之盗符,羁留于邯郸,赵胜颂扬。斯人斯事,莫不传于古诗人之口,颂于太史令之文。是故,以义士为尊,见于竹帛,其来久矣。

  不惟古之时有义士,今之世亦有义士。近闻有李宝峰者,生于桃林古郡,长于弘农之乡,默默无闻于平日,舍己救人以永康。本戏娱于周末,妻孥熙熙;闻呼救于耳畔,父母慌张。水里童子,起伏仓皇。何暇思考?无须商量。怎顾乏水中之技,惟知救人于匆忙。宝峰入水,留妻子于河岸;群众援手,救童子于汪洋。落水者无虞,父母载欣载喜;施救者力尽,哀妻子以永伤。虽医者施以妙手,奈日色已无光。妻悲良人之逝,忽作两隔;儿哭慈父之陨,感恸一方。

  宝峰非不知其拙于泳技也,宝峰非不知其子幼小也,宝峰非不知其妻担忧也,宝峰非不知其高堂白发也。然,水中童子,性命倏忽,不容其犹疑,必义之为先也。义者,君子之德也,故夫子云“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斯利者何有?无官家之悬赏,无私家之诺言;高堂如闻霹雳,妻子难享天伦。舍己忘生能如此,惟义可称。

  义之为大,崇高之德。尊义崇德,古今一也。宝峰之义,以爱人为先,此即“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教育使然,信念使然。宝峰之义传于闾巷,闻者莫不垂泪。或以高龄奔呼于上下,称其德,扬其善;或以财力承诺以年岁,助其妻,扶其幼。宝峰之举是义,奔呼、承诺何尝非义?以义称义,是义之尊,斯必宜也。

  斯人虽去,义光世间,沉郁赋之,永彰尘寰。


( 编辑:tl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