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2月21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 > 文化 > 正文

初心如磐暖人间——评张中杰短篇小说《老骥》

来源: 发布日期:2023-09-26   打印

  作者:刘宏志

  豫西作家张中杰的小小说创作,可谓收获颇丰,多篇作品被《小说选刊》《微型小说选刊》和《文摘周报》转载。小小说《小铁锤》入选2019年陕西省中考试题,作为教辅广泛应用,被业界誉为“小小说界一匹黑马”。短篇小说《老骥》(载于《莲池周刊》总第1173期)见微知著,可谓关注民生的现实主义最新代表力作,为讲好新时代黄河故事,提供了有益借鉴。

  这篇小说由三篇小小说组合而成。从叙事来看,《老骥》是典型的以小见大的笔法,用语简略,寥寥数笔便将人物形象勾勒出来。《父槐》用第一人称讲述简洁明快,《鳖回头》和《菊花环》则用第三人称叙述,通篇好像九曲黄河,由激流勇进到曲折蜿蜒,再到舒缓自由,有张有弛。对比手法衬托人物运用自如,“我”的浮躁功利与父亲的坦荡无私,老王的大爱情怀和表弟见利忘义,难以果腹的包子和立等可取的饺子是时代变迁的反差等,不一而足。

  《老骥》中选取的三个老年人物典型一脉相承,个性异中取同。他们,有乡下木匠,有退休干部,也有解甲归田的普通老农。三个故事各表一枝又浑然一体。

  《父槐》中的父亲,是一位生活的智者,他以槐树为道具,引导儿子行走在正确的人生道路上;《鳖回头》中的老王对故乡充满深情,坚持做环保工作的志愿者,在退休后,以一己之力把清水湾从污染区变成了风景区;《菊花环》中的包子,则是一诺千金,从战场归来后,用自己的一生坚守对战友遗愿的承诺。

  从小说情节来看,这三篇小说差异颇大,三个老人形象所表达的精神似乎也各有侧重。之所以能组合在一起,是因为三篇小说都涉及了一个人和他所代表的一类人的精神方面,即坚守初心。无论是《父槐》中父亲对儿子无处不在的启发诱导,还是《鳖回头》中老王对环保的坚持,抑或是《菊花环》中包子对粽子遗愿的承诺与坚守,都表现出他们始终不变的初心与坚守。而这种自觉的修为和信仰,正是当下人们所需的。

  《父槐》中的父亲,是以一位智者形象出现的。虽然父亲文化程度不高,但在“我”的人生道路上充当了导师的角色,指导着“我”走过了相对成功的一生。父亲教导“我”在职场上如何进退等,其背后隐含着父亲的处世哲学。比如父亲在“我”人际关系处不好的时候,教导“花无百日红”,人要抱团取暖;在“我”因为工作辛苦而想辞职的时候,告知“人生苦短,哪有不吃苦的”;在“我”收了员工送的礼物后,指出每个人的力气都是钱,“人,啥时候也不能忘本”,教导“我”要公私分明,洁身自好。这种人生教育,强调了人与人之间的平等、人与社会的和谐。青年受众读后,大有裨益,可以避免走弯路。

  《鳖回头》则趣味盎然,故事性强。老王只是一个普通的、朴素的生活者,只是想还自己的故乡一片绿水青山。对于老王来说,他所从事的环保工作完全是一桩赔本买卖,他不但需要每天奔走在清水湾去清除垃圾,而且为了能让污染水源的工厂搬家,还自掏腰包。老王的行为,是在修复着人与自然的关系,也在修复着人类自己的精神。我们的生活中不仅仅是有物质需求,更有对美好事物的追求,对超越个体功利精神价值的追求。

  《菊花环》中的包子,为了完成对牺牲战友粽子的承诺,放弃了北京地质队的好工作,回乡务农,为阵亡战友的父母养老送终。他自己节衣缩食,艰苦生活一辈子,却又省下钱包机到朝鲜去祭奠阵亡在那里的战友。从他的身体力行中,我们可以看到老一辈军人胸怀的坦荡、博大。包子用自身质朴无华的行为向我们诠释了人世间情感的真正价值。

  老王、包子以及《父槐》中连名字也没有的父亲,都是这个世界上再普通不过的劳动者,但是他们的形象却在这个时代有着特殊的意味。这些黄河流域的老人对精神价值的追求,对情感道德的坚守,以及对生活方式的选择,都在修复着人与自然、人与社会的关系,他们以超越功利的如磐初心,践行着源自本真的善和美,始终闪耀着理想的光芒,诠释着奋斗的价值和人生追求。

  《老骥》旨在传承老一辈人诚信立身、吃苦耐劳和坚韧不拔的精神,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阳光向上,善莫大焉。


( 编辑:tl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