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2月21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 > 文化 > 正文

又到一年中秋时

□任奎杰
来源: 发布日期:2023-09-27   打印

  中秋的月,是明亮的,它高悬天空将大地照亮。“天上一轮才捧出,人间万姓仰头看。”这是团圆的日子,对于羁旅之苦的人,那是一种奢望。燃一缕香,泡一壶茶,回想那一年在镇原乡下的中秋。

  “老师,这镇子上就这一家旅馆,你们那里的阿冬去年也在这里住过。”

  “没事的,入乡随俗。”

  这是一间20平方米左右的房子,一台只有黑白频道但搜索不到节目的电视机,两条长凳支起来的一张木板床,潮湿的土地上满是湿湿虫在巡逻。被子的白色里子已经灰黑,上面有些许斑驳的霉点,一股浓浓的潮味弥漫着,正面的红色大花图案保留着20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印迹。我不禁皱了皱眉,这也只有我自己体味。但我从来不会因环境的恶劣而妥协,我坚定这一信念,这或许是我多年来一直能坚持走书法这条道路的缘故吧。

  “挺好,朱总,明天见!”我笑着说。

  将就了一晚,天蒙蒙亮起来,院子里黑乎乎的,隐约可见亮光,三十米开外有一排房屋,没有人住。厕所就在那排房子后面,黑洞洞的,虽然昨夜门卫给了手电筒,我也不敢贸然前去。院子中间有一个伸出地面的水龙头,借着微弱的光我简单洗漱了一下。

  天渐渐亮了,朱总早早过来,“老师,吃早饭吧”。我礼貌地回应着,跟上前去。这里的牛羊肉汤甚好,主要是可以暖暖身子。今天要做活动了,一个小而贫困的乡镇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结果。我这人随缘,主要还是想了解一下乡下实际的字画市场。

  出了没有大门的院子就是正街,打眼看去,不足百米的街道两旁只有一排平房,街上还没有人,这里人一般九点以后才出来。

  “老师,这个给您。”

  “什么?”

  “今天中秋节,吃点月饼。”

  我很诧异,又很感动,本是团圆的日子,而今却一人远在他乡。感动的是朱总在这个节日里陪着我,这么木讷的人还有心买了一斤用老草绳缠绕着的纸包月饼。

  “咱们一起吃吧,难得这么个日子。”

  “老师,这是给您专门买的。”

  “客气什么,咱们这不都在外面吗,你还陪着我做活动。” 朱总诺诺地应着,还有明显的歉意,毕竟这条件确实有限。月饼硬硬的,五仁的,材料还是上好的,只是面饼多了些。朱总的心意是要领的,不能太过计较。

  起风了,我穿了一件长袖单衫,感觉有点冷。

  “一会买件衣服吧。”

  “不了,早晚凉些,还能受了,况且三两天就回去了。”其实这乡下也真没有可买可穿的衣服。

  记得白银高姐曾经告诉我,去年北京来的一个年轻女画家,为了学费,春节前一下子下乡半个多月。这是我不敢想象的,我今天下乡已经深有感触,何况甘肃的乡下冬天没有暖气,最冷时可达零下15℃还要多。很难想象,那个瘦弱的还没有成名的丫头那么多天是怎么熬过来的。

  我一直在想,但凡有所成就的人必然有付出过常人难以企及的辛苦,这一点我深信不疑。不经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艺术之路是艰苦的、寂寞的,非常人所能体谅的,不经历无以知晓。这些人里面有几个是先天有财力才去实现精神层面升华的,又有多少人在这条路上寂寂无闻,最后终老。我感叹的同时,也默默为他们祈祷。

  阿冬来了,一幅小画一份心意,谁承想她八年北漂,尚未有成时,每日独守空房早晚作画,难过时号啕大哭;谁承想我一人走遍兰州书画市场角角落落不被人理解……人生哪有坦途,生活教会了我们许多不曾经历的事情,也看清了自身所处的位置和所要努力的方向。

  我要感谢那段岁月,我也更理解一个刚刚出道的书画家的艰辛,这世上,只要努力,便是好的。从艺的日子,是我们一生的追求,随心、随缘、欢喜便是最好,人生就是一场修行,无憾而已!

  不觉十几年了,又到中秋,看着这明亮的月,能回想的还是那时的中秋。


( 编辑:tln )